記奶奶的喪禮

2 月 27 日凌晨,我驚聞病臥多年的奶奶於數小時前壽終內寢,享壽八十八歲(訃告口徑,實為 86 週歲)。奶奶一生勤勤懇懇,持家樸素,和睦鄰里。她民國 24 年出生於浙江縉雲,從高等學校畢業後成為了一名教育工作者,德高望重,桃李天下。

2014 年,我發表過《记七至九日去老家医院看望奶奶》。從嚴重顱腦出血中死裡逃生的奶奶,並沒有完全康復。病後,她不僅失去了言語能力,還落下了偏癱的後遺症,從此生活不能自理,長年臥床,依賴保姆照料。病後的七年半時間,顱腦出血的後遺症和臥床導致的一系列問題使她備受煎熬,如今高齡終得解脫,是為喜喪。

2 月 28 日,申請了兩日喪假的我踏上了往龍泉的火車。此過程有些許惱怒:因為晨起疲乏,大腦當機,我跑錯車站,錯過火車,從而被迫改簽了晚 2 小時發車且多耗時 2 小時的 K 字頭車次,真是氣煞人!直到傍晚 17 時許,我才到站下車,在飯店匆匆吃了兩口席,就趕往殯儀館弔唁。

莊嚴沈痛的哀樂不斷在弔唁廳裡迴響,奶奶則靜靜地躺在冰棺裡,面色慘白。與之強烈對比的是一個月前歡慶舊曆新年的時候,我與奶奶見了生前的最後一面,那時的她狀態尚佳,和往年並無二致,不曾想到竟成訣別。人們常講:「老人就像客人,哪天說走就走。」凝望著白牆上高掛的「奠」字和被花籃簇擁的冰棺,我不禁感慨人世無常。我在殯儀館待了大約 2 個鐘頭,為奶奶燒了些紙,就回家歇息了。按照安排,奶奶將於 3 月 1 日早晨 8 時殯殮、火化,中午 12 時 30 分出殯。

3 月 1 日早晨 7 時,我與家人來到殯儀館,開始喪葬儀式的準備工作,如換上白色喪服和喪帽,準備好殯殮時用的供品等。8 時,儀式正式開始,流程基本與我曾發表的《记爷爷的葬礼》中提及的一致,多少帶一些迷信味道。約 8 時 37 分,遺體和遺物正式進爐火化,親友則到骨灰領取處門口等待。望著火化爐的煙道不斷噴出的混雜著煙塵的熱氣,我知道,奶奶正化作二氧化碳回歸自然,開始新的輪迴。

午飯後,出殯儀式就開始了。而我是被安排安葬回來後「接風水」的,不跟隨安葬隊伍,而是回家洗澡洗頭後前往奶奶生前住處著紅衣、端紅盤迎接「風水」。所有流程走完,已近下午 15 點。晚上在吃完較為豐盛的最後一席後,就先隨一部親眷的轎車到縉雲,再乘坐高速動車組列車返回杭州了。

愛如潮水

調休氣煞人!依照拆東牆補西牆來湊長假的滑稽表演計畫,「十一」假期前的一個週末僅存一個休息日。而這一日,是陰曆的八月十九日,適逢錢塘江大潮汛,我決定前去彭埠到九堡一帶的錢塘江北岸海塘觀潮。

根據杭州市林業水利局的預報,湧潮到達這一帶的時間是 15:30 左右,我早早地就騎上電動二輪車出發了。一路上,一段歌聲不斷在我腦海裡迴盪:「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戀,就讓它隨風飄遠⋯⋯」近期遇到的情感障礙,對我已是災難級的衝擊。

沿江東去至九堡大橋附近時,潮水也即將西進至此,我決定在此處停車觀潮。沒過多久,水漲上來了,但由於地理位置不佳,基本上算是個暗湧。我不甘心,立馬上車向東騎去追潮,到彭埠大橋以東數百米的位置二次觀潮。影像記錄如下:

閱讀全文 愛如潮水

今日赴迪安健檢行年度福利體檢

一顆菜持久茁壯生長的前提,是年度例行的健康體檢。我司每年都透過數家合作體檢機構向員工提供福利體檢計畫。福利體檢的檔次並不高,所包含項目的市場價約三四百中國圓(CNY),包括基本的內外科與醫技項目,能夠篩查出常見毛病,聊勝於無。

我前些日子預約了今日上午的、由迪安健檢提供的體檢計畫。這是我第二次接受該機構的體檢服務,去年的福利體檢,我選擇的也是該機構。我為何就認準了該機構呢?無非是因為我有嚴重的選擇困難,既然去年在該機構體檢的體驗還不錯,那末就延續去年的選擇,規避掉踩坑的風險。而我去年為何選擇了該機構呢?這是因為早在中學時期,我就與迪安公司結下了緣。2015 年 5 月,我參加了我校一前往迪安公司醫學檢驗實驗室參觀考察的「社會實踐」小分隊,帶隊教師曾是迪安公司員工。參觀考察後,我對該公司印象較好,這便影響到了五年後我對體檢機構的選擇。

也就是說,我與迪安公司的情緣,來自一次無意的廣告植入。但比起無意的植入,有意的植入是更為常見的,尤其是針對更低齡的學生。早在我還在讀小學的時候,學校就屢次發放講述本土企業品牌故事的連環畫冊(現在想起來,無非是本土企業聯合印製的廣告冊罷了),其中張小泉剪刀、王星記扇子等品牌,我至今都印象深刻。濃郁的商業宣傳,早早地植入了小學生的腦瓜,拓寬了廣告主品牌的護城河,著實心機滿滿。

今日一早,我便驅二輪車前往位於古墩路 777 號附近的杭州師範大學附屬國際健康中心(迪安健檢合作機構)接受體檢。不知出於何種原因,迪安健檢要求被檢者到場的時間非常早,比起我正常上班時間還要早 2 個鐘頭,這令我備感睡眠不足。在前台覈實預約信息後,我領取到了一份紙質的體檢項目跟蹤表與更衣室寄存櫃開鎖手環。前台小姐要求我前去更衣室將身上衣物更換為「體檢服」,但我認為我今日所穿的寬鬆短袖短褲已極其方便,故沒有更衣,僅將包寄存進了寄存櫃。

(體檢中心大樓)

隨後,我被熱情的工作人員邀請至四樓,進行了血液檢查(一次性真空採血器採血)、 13C 呼氣試驗、身高體重(一體機)、血壓(臂式,電子)、數位胸部正位 X 射線攝影、都卜勒超音波檢查(肝、膽囊、脾、胰腺、腎、攝護腺)、外科觸診、心電圖、內科聽診、尿液檢查(留了一小離心管尿液樣本)等檢查。檢查的節奏安排得非常緊密,每完成一個項目,就會被立即引導去下一個項目。讓我感到不太愉快的是,在我採血完畢,剛開始按壓肘窩止血時,就被引導去做其他項目,不得不活動了手肘,導致採血針道附近持續疼痛,並可能會出現瘀青。他們事實上大可不必如此折騰人的。

(尿液樣本)

這些項目中,除了 13C 呼氣試驗,都是一次性完成的。13C 呼氣試驗是一種篩查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方法,在檢查時,我先被收集了一袋呼出的氣體,再被要求喝下一小杯酸酸甜甜的脲液(含 13C 標記的脲的調味溶液),隨後發給了我一個已被定時 30 分鐘的、噠噠作響的機械定時器,並要求我在計時器響鈴後再次收集呼出氣體並交予附近工作人員。此試驗之原理,不過是一種同位素示蹤法,幽門螺桿菌會分泌一種能夠分解脲的酵素,13C 標記的脲的分解產物包括 13C 標記的二氧化碳(13CO2),其在原地被吸收入血,並經由肺排出,透過比對前後兩袋呼出氣體的同位素組成,便可以半定量地得知幽門螺桿菌的感染情況。在我進行心電圖檢查時,機械計時器的刻度即將歸零,我一度擔心這玩意在我做心電圖時突然響起,使我受驚,影響心電波形。好在它在我離開心電圖診室後纔響起。

完成了所有項目的檢查並享用了免費的自助早餐後,我便驅車離開,去公司拿上貓玩具的快遞,到女友住處去擼本週剛接回來的幼貓了。希望本次體檢的報告上不要出現新的毛病。

(自助早餐)
(混血貓「管管」)

網購維他奶今到貨

近日,維他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SEHK: 345)高管襲擊港警隊員的事件在網路上不斷發酵,引起了熱議。在中國內地,該事件引發了商家自發下架維他奶公司產品避險,防止引火上身。畢竟,習近平曾說:「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為了維護市場正常商業秩序,反對盲目抵制,7 月 5 日,我在天貓「獨秀秦之戀旗艦店」購買了一箱「維他奶」牌巧克力味豆奶飲料。

由於發貨地遠在陝西西安,使用的還是近年來越發稀爛的圓通速遞,直到今天我纔收到貨。簽收後,我迫不及待地拆開層層包裝,插入吸管,飲用了起來。這款「維他奶」牌巧克力味豆奶飲料雖然在口味上並無十分特別之處,但我卻喝得幸福滿溢,回味香甜。

飲用豆奶好處多!豆奶又叫做豆漿,其富含蛋白質和 Ca、P、Fe、Zn 等多種人體所需的元素,以及多種 Vitamin,甚至還含有大豆皂甙、異黃酮、卵磷脂等珍貴有益物質。

(整箱包裝)
(單組包裝)

獅山公園栽樹

前幾日,在 QQ 空間裡看到初中同學王安憶發的說說,稱其此前在學校裡栽的桂花樹長成了「參天大樹」,頗具「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藴。考慮到栽樹是件有意義的事情,我的手也有些發癢,想要栽樹了。為了快速找到成就感,我選擇了生長速度極快的經濟作物——速生桉。速生桉是一種人工培育出來的桉樹品種,生長旺季每日可長高 3 釐米,這近乎是「肉眼可見」的生長速度了。

今天,我攜著網購來的 9.9 元包郵的劣質鐵鍬和 5 棵(共買了 8 棵)桉樹苗,冒雨與徐燕一同前去獅山公園種植。我們一路爬一路種,體會著這新鮮而又辛苦的奇妙滋味,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種樹呢!受季節和天氣的影響,今天的天黑得很早,差弗多種到第三棵的時候就已經看弗清周遭了。陰森的樹林裡迴盪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彷彿在催人趕緊收工下山。帶著沒種完的樹苗下山像什麼樣子呢!我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埋頭苦幹。大概與地質結構有關,獅山公園的土壤參雜的石塊較多,挖起來很不容易,我一度擔憂劣質鐵鍬在挖坑時損壞。

栽樹好處多!在山上栽樹,就有了登山的動力,在甩掉贅肉的同時,又可以去悉心照料自己栽下的樹苗,為其澆水、施肥、除草抑或是伐去周圍與其爭搶土壤營養物質的灌木。中學時的課本講過,氮肥促進葉片的生長,鉀肥促進莖的生長,根、莖、葉是植物的營養器官,對於植物的存活和生長再重要不過了,因此我還購買了 500g 硝酸鉀鈣,用於為我的樹苗們補充硝態氮和鉀離子。與王安憶戲謔的桂花樹不同,桉樹是真正能長成「參天大樹」的。多年以後,畢業離校的我定對這山溝溝還有一絲牽掛,而這一絲牽掛,正是學校對面山頭上的五棵參天大桉樹!

閱讀全文 獅山公園栽樹

長達七天的軍訓終落幕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今天是軍訓的第七天,也是最後一天。我在小學、初中、高中時都參加過軍訓,時長無一例外都是五天,而這次的軍訓竟然有七天,讓人過得分外煎熬。聽說某些高校的軍訓有半個月甚至更長,在此心疼他們一毫秒。

上午的訓練我就不多講了,反正跟昨天差不多,就是彩排而已。惟一不同的是閱兵式被取消了,下午正式會操時也一樣,僅有分列式和官老爺們專享的演出,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

下午兩點半,正式的「軍訓會操暨總結表彰大會」在田徑場上召開。分列式進行完後,就開始聽領導放狗屁,看頒(欽定的)獎儀式,總共就沒多少內容,很快就結束了。領導放狗屁時,有許多人丟了腦子,附和著鼓掌,這些人真是自取其辱。我作為有獨立思想的人,凡是聽到不敢苟同的東西,就一概不鼓掌;如果這令我不敢苟同的東西還噁心到我了,我還會象徵性地「呸」一聲,讓蒼天知道,我有異義。

本以為「軍訓會操暨總結表彰大會」完畢後就解放了,可令人嗔怒的是,教官的老大,一個一條線三顆星(上尉?)的傢伙把所有人都留了下來,讓我們在操場上一動不動地坐十分鐘,誰動了還要給所有人加時間。呸,毒瘤!我一度想從人群中站出來,指著這個傢伙的鼻頭大罵。

此外,我帶領著方陣經過主席台的照片還登上了「杭電信息工程學院團委」的微信公眾號,這令我很不悅。第一,我噁心團委;第二,我噁心微信;第三,把我拍得太難看了。

今天不是很想寫東西,不寫了,貼幾張照片結尾吧。

閱讀全文 長達七天的軍訓終落幕

軍訓第六天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昨天官老爺不開心後,我們的日子就變得沒那麼好過了。不過,對於我們覺醒青年來講,自然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誓與其鬥爭到底,絕不屈服!壓迫就像彈簧,你弱它就強,你強它就弱,我們覺醒青年,不搞綏靖那一套!

那幫無能管理者朝令夕改的毛病,依舊沒有被我們治好,也許是因為多數人還是過於軟弱,讓他們能夠肆無忌憚了。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清晨,我 6:05 才醒來,不久就看到 QQ 群裡說因為外面落雨,早訓不用去了,我便繼續癱在床上;過了一會兒,管事的突然又傳來通知,說雨不大,要去集合,而此時已是 6:19 ,哪來的及?我果斷決定拒不服從這樣的無理要求。你跟我耍無賴,那麼我也跟你耍無賴:我跟管事的編造了一個無賴的藉口,便繼續心安理得地休息了。

上午場的訓練,在八點鐘準時開始。昨天的日記忘記提到,標誌著軍訓結束、學生解脫的閱兵式和分列式因天氣原因提前到了 22 日下午進行,故留給我們的排練時間已不多了。因此雖然此時的雨並不比昨天的這個時候小,但我們不得不冒雨訓練了。值得表揚的是,這次管事的沒有提前開始點名,使得踩著時間到場的同學(譬如我)不必蒙冤受罰。當然,不是他準時開始點名值得表揚,而是他能夠自我糾正錯誤,痛改前非,回歸準時點名的正確做法值得表揚。上午的訓練主要在田徑場的跑道上進行,大概是為了模擬屆時正式走分列式的感覺。塑膠跑道在排水性能方面可謂是根本沒有什麼排水性能,所以地上又溼又滑,踢了幾趟正步後,我的鞋襪都溼透了,難受得不得了。

參加軍訓的學生裡,有一部分是和我們不一樣的。他們不參加閱兵,不走分列式,而是負責當閱兵式和分列式進行完畢後為官老爺們表演節目。我們在訓練時,他們亦在訓練,只不過前幾日我們只能遠遠地望到他們,而今天則近距離地接觸了一下。這部分人還可以分為兩部分:表演一種奇妙舞蹈的女生和表演格鬥術的男生。現著重批判一下這種奇妙的舞蹈。顯然,這種奇妙的舞蹈是有名有姓的,只不過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這種奇妙的舞蹈是以表演者發出「啊——」的怪異嚎叫並從觀禮台兩側魚貫而出開始的;表演的內容基本是手舉小紅旗、小黃旗,和著節奏手舞足蹈;表演完後還要聚攏在主席台前,用兩種顏色的旗幟擺出「十九」字樣,並發出「啊——」的怪叫聲;退場的過程可以看作入場的逆過程,不再贅述。我坐在觀禮台上,看了一遍她們表演的奇妙舞蹈後,竟瞬間有一些不好的聯想⋯⋯事實上,諸如此種風格的集體舞,正是上世紀十年特殊時期的一大遺毒!包括如今各式稀奇古怪的廣場舞,同樣可以類似地追根溯源。

不知出於何莫名其妙的原因,在一次休息之後,教官突然發神經似的罰我們跑操場。跑第一圈時,我以為只要跑一圈;跑第二圈時,我以為這是最後一圈;等跑到第三圈的時候,我終於忍無可忍,正好,前方有個同樣跑不動的胖嘟嘟的傢伙領了個頭,脫離了隊伍,我便立即向教官大呼:「報告教官,我也跑不動了!」並隨即放慢了腳步。看著方陣漸跑漸遠,我心生灑脫。畢竟,人生而自由,不自由,毋寧死!

「狗改不了吃屎。」我們對學校在軍訓時間安排方面的失信,早已司空見慣。不知是教官的問題還是學校的問題,解散前教官說的「下午 2:40 集合」後來被輔導員改成了 2:00。事實上,我根本沒興趣知道是誰在這裡面失職了,因為不論該誰背鍋,他們朝令夕改的臭毛病終究還是在損害尋常學生的利益。我認為,教育必須蛻下光環,被市場化的眼光審視。從這個角度看,如此低劣的服務,完全對不起我校每年五位數的學費!

前文講到,閱兵式和分列式因天氣原因提前到了 22 日(即明日)進行,時間緊促。因此,今天下午的訓練內容之一是全年級所有參加軍訓的學生共同在田徑場上演練閱兵式和分列式。由於是第一次完整的演練,大家都難免犯錯,譬如我作為領隊,在接受檢閱時,當兩個假扮的首長晃過來的時候,忘記喊「敬禮」的命令了。除此以外,演練中令人啼笑皆非的謬誤還有教官弄錯方陣朝向、引導員引導錯方陣位置、主持人忘記節目名稱等。如果真正的「首長」在場,估計要被氣炸了。

閱兵式和分列式分別演練了一遍和兩遍後,我們就去獅山公園拉練了。獅山公園位於我校南側的丘陵群中,有一條歪歪扭扭連通南北的盤山路,今天的拉練內容就是走完這段路,從南側下山,再依次沿著大園路和勝聯路走回學校。獅山公園我常去,我甚至可以說,沒有誰比我更熟悉今天的拉練路線了。也正是因為我對獅山公園的諳熟,我絲毫不信教官「只要 40 分鐘就能走完一圈,回到學校」(大意)的鬼話。我們從北麓走上獅山公園,翻山越嶺的同時,也飽覽了煙雨朦朧的美景。雨從上午到那時幾乎一直在落,幸好盤山路上有加鋪的陶瓷顆粒地面,否則可能會有不少人滑倒。陶瓷顆粒是我體驗過的最防滑的鋪路材料,它能夠在濕透的情況下提供接近乾燥柏油馬路的靜摩擦力,比一下雨就打滑的塑膠跑道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以出入校門的時刻起算,今天的拉練持續了約 1 個小時 20 分鐘,並不算太久,路程也只有 6 千米不到,可以說是相當輕鬆了。

惱人的軍訓明天就要大結局了,甚是令人歡喜,今晚我會不會興奮得睡不著覺呢?

閱讀全文 軍訓第六天

基本沒有訓練的軍訓第五天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今日清晨的天色陰沈沈的,涼風中還飄著雨點,有一種秋意漸濃的感覺。雖然落雨,但無奈沒接到任何通知,早操練還是得去。與昨天一樣,教官依然沒有出現,難道是為了躲雨?待到人都到齊,管事的給教官打了個報告電話後,大家就開始站軍姿了。如同溫水煮青蛙般,雨在不知不覺中越下越大,不到十分鐘,我們就遠遠望見別的排已經解散,走在回寢室的路上了。弗落雨箇辰光,早訓通常持續半個小時左右,而今天落雨,既定計畫改為了不幹別的,站一刻鐘就走。由於雨變大,我心生不快,扭過頭去用尖銳的眼神給管事的施壓,希望他快些把我們帶離這裡。最後,在僅第十分鐘的時候,我們就得以回去了。

回去後,沒有人的關注點不在上午的訓練怎麼辦上。因為軍訓的相關負責人玩忽職守,未對惡劣天氣下全年級一眾學生該何去何從有所預先安排,所以在快到上午訓練的集合時間時,QQ 群裡仍然沒有半個字的通知。一些同學,已經乖巧地前往訓練場了。到了 7 點 54 分,即距常規集合時間僅六分鐘時,管事的突然讓大家在留在寢室裡,引得一片譁然。然而在僅兩分鐘之後,管事的又突然通知大家前去 C205 教室,摸不著頭腦的學生們怨聲載道,更加不滿了。可誰曾料到,最令人惱怒的事還在後面:當我來到 C205 教室,屁股還沒坐熱,又突然被趕牲畜般地趕去 C505 教室了!滿腔怒火的學生們終於壓抑不住了,此起彼伏的牢騷聲響徹了整個樓道,向無能的管理者們大開聲討炮火。學生,豈是當皮球踢的!

C505 教室比較大,塞進了三個排的學生,坐定後,大家便一起觀看香港影片《殺破狼》。不知教室是哪個天殺的設計的,坐在前排的人會擋住投影螢幕的下半部分,弄得我沒什麼心情欣賞電影。不知為何,喝了 3.6 克(兩包)黑咖啡的我還是有些犯睏,不久就趴在桌上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陣怒斥轟醒,原來,某個排的教官突然發神經,莫名其妙地在教室前面大發雷霆。他命令我們把桌上的東西全放進抽屜,挺直上半身,將手放膝蓋上,並不准我們睡覺和使用行動電話。怒斥完我們,他還關掉《殺破狼》,開始播放九三大閱兵的視頻。過了一會兒,可能連電腦也被噁心到了,任憑教官如何操作,都播放不出九三大閱兵的視頻,他只好繼續把《殺破狼》放給我們看。到了約莫 11:40 ,我們散場的時候才發覺,外面的雨已經下得很大了。來的時候,雨沒那麼大,所以很多人都沒有帶傘,而天有不測風雲,要傘沒傘的時候就追悔莫及了。我也沒帶傘,只好任由雨點拍打在衣褲上,向食堂走去。

這場秋雨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原本安排下午還要繼續去老地方坐著,但在午間我又收到通知,說不用去了。雖然這是個好消息,但這是今天學校第幾次變卦了?考慮當今政府的公信力為何如此之低,不難領悟:言而無信的後果將是民心盡失!

今天下午是有所謂的內務檢查的。午飯後,我回到寢室,清空了書桌,藏好了被子(拒絕疊被子惡習,所以乾脆藏起來),並和室友一起把整個寢室都清潔了一遍,丟棄了好幾千克重的垃圾。中國內地高校的一大毒瘤——「內務檢查」,無疑是仿效軍營生活的產物。軍隊注重內務評比,是為了強化集體主義、強化紀律意識和強化服從精神,而高校學來這一套,除了侵犯學生私人空間、倒逼出形式主義之歪風以外,還能帶來什麼呢?書桌上不能有書,垃圾桶裡不能有垃圾,水池裡不能有水,床上不能睡人⋯⋯這不是胡鬧是什麼?就隱私問題來講,我一向認為,生活品質好不好,有沒有幸福感,完全可以被是否有一個絕對獨立、絕對私密的個人空間來一票否決。集體宿舍裡的群居生活,談隱私就是個笑話。

軍訓開始以來最清閒的一個下午很快就過完了。七點鐘,我們在教室裡集合,猜測一會兒後將進行何種娛樂活動。然而,誰也不曾料到,今天的晚訓,變天了!教官剛到教室,就立即氣勢洶洶地整肅紀律,並沈著臉告訴我們,學校領導對我們很不滿,認為我們「鬆散」,所以今晚他要整頓一下我們。荒謬,令人蒙羞!我堅信,人生來自由,生來獨立,豈能成為被玩弄於指尖的尤物,專門取悅官老爺們?官老爺們的思想,大概是碰上了堵車,還堵在中世紀、堵在奴隸社會吧?接下來講講在這個不尋常的晚訓裡我們都幹了些什麼。從七點零幾分到七點半,我們訓練坐姿,同時還被強迫觀看了《新聞聯播》的直播(最後十分鐘);從七點三十五分到八點鐘,我們在教室裡站軍姿,大概是不在烈日下的緣故,我感覺我在站的時候比以往精神了許多;從八點零五分開始,我們穿插練習敬禮、禮畢及喊口號,兩者又以後者最為難熬,封閉的教室裡,七十多號人把地上的瓷磚都喊得震動了,我暴露在這樣的惡劣環境裡,痛苦得臉都扭曲了,不過畢竟我仍有良心,始終只是擺擺口形,時不時還輕輕「呸!」上一口。

祈禱明天繼續落雨,最好是像潑下來一樣的那種。如果能夠智能控制時間段,僅在訓練時間降臨,那就更好了。

閱讀全文 基本沒有訓練的軍訓第五天

軍訓第四日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2021 年 7 月 2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萬事開頭難」。今天實在憋不出文章開頭了,不如直接進入流水賬模式吧。

早上六點半不到,訓練場地上的人就基本到齊了。我們企立良久,教官的身影卻始終沒有出現。難道 73021 部隊倒閉了,王八蛋教官吃喝嫖賭欠下 3.5 個億,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我們沒有辦法,只好拿著錢包抵工資,呸,只好自己喊口號,迂迴踢正步。踢了幾趟後,便在隔壁教官的指揮下解散了。

早飯後的集合訓練時,教官又不知從何處蹦出來了。與以往不同,今天,他讓我們列隊前往田徑場中央進行訓練。在狹小擁擠的籃球場壓抑慣了的我們,突然來到這片廣闊的天地,心裡可謂是美滋滋的。從新校區投入使用以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田徑場上的「田」和「徑」都是使用瀝青和石子臨時鋪設的,籃球場的地面也是水泥材質。而前些天回校時,田徑場上已是塑膠跑道和人工草坪,籃球場也鋪設了塑膠地坪。上午的訓練依然有三場,每場 45 分鐘,訓練的重點依然是踢正步。儘管明智的我在前天就作別了那雙劣質迷彩寫鞋,緩解了足跟的不適,但我的大腿和膝蓋經過這兩天的摧殘,卻又不堪重負了,酸、脹、痛無情地寫滿了每一寸肌肉。

今天的天空陰沈沈的,上午還短暫地飄起了毛毛雨,可以說是悶而不熱,但下午開訓時間卻像昨天一樣推遲到了兩點四十分,真是喜人。我因為忙於寫日記,下午的訓練是踩著時間到的,可誰知負責點名的同學無視契約精神,踐踏約定,提前就開始了點名。正因為此,我被教官莫名其妙地認定為遲到,並被叫到方陣前方和一群同樣「遲到」的同一個寢室的女生一同示眾數分鐘。事實上,我感覺站一旁反而更輕鬆,因為當時大方陣正在站軍姿,教官的目光都放在他們身上,無暇顧及這一列「遲到」的人。下午場的訓練開始不久後,教官故意氣別的排般地用擴音器大聲說「我們要多休息,少訓練」「休息不要讓邊上的排發現」之類的話(大意),引得眾人忍俊不禁。但我的實際感受是,下午的訓練強度並沒有降低太多,休息不休息還是要聽哨聲,「多休息,少訓練」成了一句空談。

再講講晚上的時光。晚訓,真是一天比一天水了!前天的晚訓是學唱軍歌,昨天的晚訓是在籃球場上唱歌(非軍歌)娛樂,而今天的晚訓則是坐教室裡看電影。晚上 7 點,我們來到曾用於教官見面會和學唱軍歌的 C 樓 409 教室,觀看《加勒比海盜 5:死無對證》。這大概是部好電影,但我並不感興趣。關閉了所有日光燈的教室還使我有些犯睏,一度想偷溜回寢室了。

開頭沒寫,結尾亦不想寫了。按慣例,貼點照片吧。

閱讀全文 軍訓第四日

軍訓第三日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像慢性毒藥一樣摧殘身心的方式,莫過於每天重複機械的生活。當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挪下床鋪,當我在訓練場上大汗淋灕地踢著正步,當我擺出口形佯裝喊口號或唱軍歌,我都幾乎忘了我在幹什麼,也不屑思考我在幹什麼。有些辰光,不宜入戲太深,畢竟,我的良心依然自由!

早訓的時候,我們得知現在的邵姓教官(河南省鄭州市人)要被調走了,稍後吃完早飯繼續訓練時,帶領我們排的將是另一個教官。據說,這個新教官參加過前年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式」。雖然聽起來很屌的樣子,但我也不免地擔憂:他會不會因為經歷不凡,更加狂妄自大,比原來的教官更加變態呢?

早飯後見到新教官,他的表現推翻了我此前的所有的顧慮與猜疑。新教官與想像中的完全不同,從它的談吐之間,我看出他講理、謹慎、謙遜,這些特點在後文中都將解釋。此外,我還注意到,他的軍銜比原教官高一級,原教官是「下士」,而新教官是「中士」。事實上,不論什麼行業,狂妄不羈的永遠是入門者;資歷越深,等級越高,人品才越好。

新的教官在訓練過程中嚴格按照定時響起的哨聲引導我們坐下休息和起來訓練,絕不刻意拖延時間來耍威風,這是講理;新教官天降校園,不諳風土,曾向我們問訊,這是謹慎;新教官經歷不凡,但沒有主動炫耀,我問起大閱兵的事,他也只是簡單地承認,並沒有大做文章,與對履歷誇誇其談的前教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是謙遜

上午最不悅的事,是我的手又受傷了,而且還是完全相同的部位!昨天,我在擺臂時不慎使手指與揣了鎖匙的褲兜碰撞,導致手指受傷流血。今天我又重蹈覆轍,因完全一致的原因,以完全一致的方式,使完全一致的部位再次受傷流血,真是惱人!

幸福總是來得突然。中午,我在我的位於篤行樓的御用廁所排遺完畢後,頂著炎炎烈日往寢室樓走,準備回去繫上腰帶,戴上綠帽,灌滿水壺,前去參加下午的訓練。此時已經是一點五十分左右,當我來到寢室門前,竟發現寢室門虛掩著,進去一看,四位室友正呼呼大睡,我驚得下巴都掉了。出於對室友的關懷,我急忙問:「你們下午不去了嗎?」泮清鋒答下午開訓時間推遲了。為了確定不是在做夢,我翻了翻「16 級計科總群」裡的消息,發現確實有因天氣炎熱而推遲開訓的通知。今天的天氣,確實是熱,從頭頂到地平線,一朵白雲都沒有,火辣辣的陽光始終執著地炙烤著大地,氣溫也重回了 30 攝氏度以上。如果日頭曬死人,學校定沒好果子吃。如此晴朗的天氣,令人不免產生遐想:是不是某位大人物來了(誤)?

由於下午的訓練時長被突然縮短,大家都有一種喜出望外的興奮。我與張浙權作為領隊,大部分時間依然是單獨訓練的,比其他人自由很多,可以偷偷懶,可以和減訓練的傢伙們談笑風生⋯⋯我也是今天才發現,我的高中同學陳奕超竟然也在減訓人員當中。所謂的「減訓」,名義上是給身體狀況不佳的學生降低訓練強度,實際上則是讓他們坐在訓練場角落裡的棚子下發呆,完全不用參與訓練。不過據我推測,「減訓」與「免訓」也還是有區別的,「免訓」應該是連訓練場都不用去吧。大概是為了湊準解散的時間點(因為一節操練是 45 分鐘,固定的,只能通過調整休息時長來湊),距離解散最近的那段休息時間特別長,新來的教官藉此機會為大家演唱了一首⋯⋯演唱了什麼?我忘了,不過唱得還行。

讓人嗤之以鼻的晚訓終究還是常態化了。起初,班長通知今天的晚訓在教室裡舉行,但快到晚訓開始時間時,突然改成在我們的日常訓練場地(籃球場)舉行了,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這樣的變卦,無疑說明了軍訓的相關負責人員工作不精,沒能安排好場地。今天的晚訓,準確說來應該叫做「晚間娛樂」:籃球場上的高壓鈉燈被打開,大家在地上圍坐成一圈,聽站在中心的人唱歌。然而,在娛樂活動越來越個人化、訂製化的今天,這種部隊風格的集體娛樂活動並不受人歡迎,至少不受我歡迎。我們班的江敏杰同學,不堪忍受這樣的集體娛樂,甚至打算偷溜了。

啊!沈重的一天又要成為歷史了。九月十六日,九月十七日,九月十八日⋯⋯軍訓的痛苦日子,過一天就少一天。悲觀地講,軍訓連一半都沒過去;樂觀地講,明天就過一半了。

閱讀全文 軍訓第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