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爷爷的葬礼

我爷爷因年老而全身器官衰竭,2014年3月4日12时38分在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为参加爷爷的葬礼,我昨天下午便请假赶回龙泉。15点从杭州出来,19点多就到了。到龙泉后,我立刻前往龙泉殡仪馆7号吊唁厅瞻仰爷爷的遗体。截至昨天我到殡仪馆时,爷爷已经去世2天多了,他静静地躺在透明的冰棺里,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看得让人心疼。一个月前过年时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今天是2014年3月7日,爷爷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六点半就起床,随父亲去殡仪馆。“良辰吉时”之前,近亲们先排好队,去殡仪馆后山脚下烧香烧纸,然后晃荡一大圈再回到吊唁厅,静候“良辰吉时”到来。“良辰吉时”到时,我爷爷的儿子们把遗体从冰棺中搬出,放入木头棺材里,而我们则跪在地上回避,这称为入殓。入殓后,殡仪馆工作人员在棺材上点上数根蜡烛,所有我爷爷的亲朋好友持香排队围着棺材绕圈,类比行星公转轨道,绕圈轨道类似椭圆,有近棺材点与远棺材点,远棺材点在吊唁厅外面。其中,近亲一律穿白衣戴白帽,且经过棺材时需要跪拜,远亲和朋友则不用。每绕一圈拔掉一根蜡烛,绕圈进行到蜡烛拔完为止。

接下来,遗体就要进炉火化了。殡仪馆工作人员把棺材放在小推车上推进火化车间,近亲们跪在门口除了我都在失声痛哭,片刻后站起,透过门上的玻璃向里望,当看到棺材正在被缓缓地推进火化炉时,她们哭得很凄惨了。哭一阵子后,我们去领骨灰处门口疯狂烧纸,一段时间后,领骨灰处的窗户打开了,一个大大的装满骨灰的瓷罐出现在窗前,于是我们又集体下跪了一次。

我们把骨灰暂时放在吊唁厅里,与数十位亲朋好友匆匆去吃了午饭,然后回到殡仪馆的吊唁厅里,开始准备出殡。下午一点,浩浩荡荡的吹着喇叭的车队从龙泉殡仪馆出发,横穿整个龙泉市区,开上炮台山的盘山公路,前往爷爷的墓地。爷爷的墓地很偏远,车开到山上的停车坪后还要走十几分钟山路才能到,而女子们是不随我们去墓地的,所以下车后在山路上走向墓地的一行人全是男的。我作为长孙,肩负搬照片的重任,而我爹则小心翼翼地抱着骨灰罐在山路上前行。到达墓地后,与早就在墓地等待的工作人员汇合,燃放鞭炮后就把骨灰罐和其他未焚烧的遗物放进了墓穴,然后砌砖封口,再立墓碑,最后在墓前烧我们自己叠的纸房子和金银元宝。与此同时,墓前有装在铁丝网兜里的木头在燃烧以示“接风水”,一切完成后,我们将铁丝网兜里的燃着的木材分为三份,分别装在三个铁丝网兜里,由爷爷的儿子们下山带回家,并在家里兜几圈,以示风水到家。最后,还要把燃着的木头放在门口的铁盆里,每人都从铁盆上跨过,以示传承风水。

复杂的仪式结束后,我们又请所有帮忙的亲朋好友在将军大酒店吃了丰盛的晚宴。回到家,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回杭州。

IMG_20140306_210350

IMG_20140307_094659

IMG_20140307_150831

在〈记爷爷的葬礼〉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