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七至九日去老家医院看望奶奶

上个月的21日中午,我奶奶突发脑出血倒地,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

据我奶奶最小的儿子,我的叔叔口述,当(dàng)天中午他照常前往我奶奶之住所巡视的时候,发现我奶奶光着身子倒在卫生间里,他便立即扔下包并冲上前去大声呼喊,同时发现我奶奶还有呼吸。呼喊后,我奶奶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我叔叔立即拨打我奶奶最大的儿子(即我大伯伯)的电话,要求其立即过来。因为我大伯伯就住在楼上,所以他很快就赶到了。我叔叔和我大伯伯一起把我奶奶抬到床上并给她穿上衣服。因卫生间地上没有水,故排除了我奶奶滑倒的可能。他们在我奶奶身边等待了10分钟,见我奶奶仍没有任何反应,便立即叫车将其送往市人民医院。当我问起他为何不拨打120叫救护车的时候,他表示救护车速度太慢。是啊,当今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救护车不以救死扶伤为己任,无视救人之迫在眉睫,反而设法牟取暴利,压榨人民群众的腰包,不仅不提供优质快速的救护服务还漫天要价,实在是可恨至极。

我奶奶被送到市人民医院后,医生立即对其头颅进行了电子计算机X射线断层扫描检查,发现其左脑出血70毫升,病情危重。医生立即建议我家人将我奶奶转院进行手术治疗。

随后,救护车将我奶奶送到了地级市的大医院进行检查,但由于病情过于危重且我奶奶已有80高龄,该院的医生并不支持进行手术治疗。他认为:1、我奶奶年纪太大,不适合做手术,怕下不了手术台;2、术后感染会很严重,怕我奶奶挺不过去;3、出血较分散,不宜进行手术。他还警告我们最好立即将我奶奶送回,因为脑出血后会有水肿期,将导致脑组织受压,如在该医院停留太久后再送回,在脑水肿的影响下路上的颠簸很有可能导致我奶奶发生生命危险。经过仔细研究讨论,我奶奶的陪同家属一致决定不进行手术,转回原来的市人民医院进行保守治疗。于是,原来那辆救护车又将我奶奶送了回去,住进市人民医院的ICU病房,此时已是次日凌晨。

随后的十余天,我奶奶在市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外聘护工的精心照料下,生命体征趋于平稳,虽仍未脱离生命危险,但总体病情已有所缓和。据了解,她可以睁眼,可以自己活动左肢,但不知是否有意识,因为她不能说话。ICU病房里的医师介绍,我奶奶的出血部位在语言中枢附近,且出血量较大,出院后开口说话希望渺茫。

因我将于7月11日起出境旅游(详情请看今日赴美驻沪总领事馆面签),担心在我旅游期间我奶奶发生生命危险后再也见不到我奶奶,我于本月7日赶赴老家的市人民医院看望奶奶。

走进ICU病房,顿时被类似于消毒水的淡淡的刺激性气味所笼罩,我看见我奶奶躺在3号床(ICU-3)上,闭着眼,张着嘴,看得十分令人心疼。我和我堂弟走到我奶奶身边,外聘护工对着我奶奶呼喊着:“你的孙子来看你啦……你的小孙子来看你啦……”,然后她将我奶奶的左手拿起,我和我堂弟争先恐后地上前抚摸我奶奶的左手,这时,我奶奶稍稍用力地抓紧了我们的手,眼睛也睁开了一半,现场沉浸在一片祥和感人的氛围中。虽然我奶奶无法说话,但是仍可看出她的嘴在努力动着,或许她已经恢复了意识,想开口说话却又因语言中枢受损而说不出。当然,也不排除他这一切都是我奶奶无意识的行为的可能。随后,我们推着我奶奶的病床去放射科做头颅电子计算机X射线断层扫描检查。这是她发病以来的第五次电子计算机X射线断层扫描检查。

据了解,我奶奶前些天一直是自主进食的,但因担心她吃得太少,而仅靠输液供给营养又效果不佳,于是那天起医护人员给我奶奶插了鼻饲管,以鼻饲的方式向我奶奶的胃中注入营养液,希望能加强我奶奶的营养,加快其康复。我去看望我奶奶的第一天,也是她开始通过鼻饲管进食的第一天。我们都很期待第二天观察通过鼻饲管加强营养后我奶奶的精神状态。

第二天下午,我们又来到了市人民医院看望奶奶,发现这次奶奶的眼睛睁得特别大,左肢也特别有力,自己动个不停。然而,她因为有力气了,经常伸手去拔鼻饲管和鼻子下方的氧气管,每次发现她拔的时候外聘护工或是家属都会及时制止,但偶尔还是不免让他得逞。用杭州话来说,我奶奶实在是太nie’ce。

也是在这一天,奶奶的头颅电子计算机X射线断层扫描检查结果出来了,经过仔细对比研究,我们欣喜地发现,她头颅内的积血明显减少了。但医生仍不表示乐观,他认为:1、我奶奶以后正常行走是不可能了;2、不一定能恢复意识。倘若不能恢复意识,那么和隔壁床(ICU-5)的那条植物人有何区别呢?ICU-5的植物人是一名空调安装工,半年前在市人民医院安装空调时不慎从5楼坠落,至右脑大量脑组织摔出,经开颅手术后保住了性命,但已完全沦为植物状态。据了解,他近期要赴沪做颅骨修补手术。读到这里,如果你是个仔细的人,你一定发现了一个问题:我奶奶的病床编号是ICU-3,为什么“隔壁床”就是ICU-5了呢?这是因为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数字“4”谐音“死”,是非常不吉利的,尤其是在ICU这种不一定能活着出来的地方,因此医院不设立“ICU-4”。笔者认为这是封建时代留下来的陋俗,对于一切数字,应不分吉凶,一视同仁。试想:在非汉语国家,4号床的病人死亡率和周边床位有区别吗?因此,在崇尚赛因斯先生的21世纪故意宣传“4”的谐音为“死”的人一定是别有用心的,这种人极有可能是利用民间的这种迷信思维来为其谋取暴利。

第三日早晨九点半,我搭乘长途汽车从老家出发回到杭州。希望这次不要成为我能见到活着的我奶奶的最后一次。

在〈记七至九日去老家医院看望奶奶〉中有 8 則留言

  1. 不光是中文,日语中4和死发音也一样
    老年人动脉硬化比较严重,容易出问题,平时行动慢一点,千万别用力过猛,比如说大便不畅的时候一定不能硬来
    祝早日康复

  2. 看了你的博文后,想到爸爸就是水电工,虽然不会做装空调这类的,但是还是好害怕,植物人T T 也害怕自己奶奶发生同样的事。 另祝愿你奶奶早日康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