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取得普通三輪摩托車准駕資格(D)

隨著這些年不符合新國標的電動自行車的嚴厲禁售,非機動車道裡的龜速車是越來越多了。從前年開始,我先後購買過 2 輛符合新國標的電動自行車。兩年使用下來,我明顯感到這類車輛動力差勁、車身輕飄,以小牛 MQis 頂配版為例,即使解除出廠預設的 25km/h 行駛速率限制,也仍只能提升到 40km/h 上下,且其大概是出於保護蓄電池等目的而被人為限制了電機峰值功率,加速極為平緩,0–25km/h 加速竟需 6s 之久,嚴重影響騎行體驗。雖然避免大電流輸出可以有效增加車載蓄電池的續航力,但這無疑給本就全面差勁的新國標電動自行車雪上加霜。

民眾對於高效出行的需求是不會消失的,在非機動車登記管理不嚴格的年代,超出當時國標限制的大功率電動二輪車可以披著蟑螂皮、老鼠皮銷售並作為非機動車(電動自行車)登記上牌,滿足民眾對大功率電動二輪車的需求。而如今,這類車輛已不再生產,或已經由有摩托車生產資質的企業作為「電動摩托車」或「電動輕便摩托車」生產銷售。我認為,這樣的分類是合理的,這類車輛的性能已經達到傳統的燃油摩托車,質量大,速度快,危險性較大,對駕駛人的操作技術要求高。這類車輛升格為機動車生產、銷售、登記,並要求對應的駕駛資格,完全合情合理。

綜上,現在的局面是,低速二輪車的使用需求由新國標電動自行車滿足,高速二輪車的需求回歸摩托車來解決,不再存在處於灰色地帶的二輪車輛。然而,杭州主城區禁止摩托車通行已經多年,隨著超標電動二輪車的半強制淘汰,民眾的出行便利受到很大影響,畢竟應該很少有人能夠忍受在道路上以不超過 25km/h 的速度蠕行!

我注意到,杭州政府始終堅持與民眾為敵。就在前幾日,面對愈演愈烈的反禁摩鬥爭運動,杭州市公安局仍頂風逆行,其就政協委員來洋提出的《關於解除杭州市「禁摩令」法規的提案》,答覆了《杭州市公安局關於市十二屆政協一次會議第139號提案的答覆函》,函中列舉了一系列滑稽至極的藉口,並稱將堅持禁摩政策不動搖,妄圖繼續與民意作對。字裡行間彷彿透露著:「今天你想解除摩禁,明天你想解除什麼禁我都不敢想!」

(佈置在禁摩區邊界附近的禁令標誌)

杭州主城區禁限摩已有二十餘年歷史,主城區範圍內可培訓摩托車准駕資格的駕校已所剩無幾。但近些年來摩托車大有復興趨勢,後武肺時期的經濟也需要找到新的內需拉動點,在民意的挾持下,不排除政府做出妥協,解除摩禁或放鬆摩禁的可能。摩托車一旦被宣布解禁或傳出解禁預期,受壞政策壓抑已久的民眾必然大量報考摩托車准駕資格,到時必然學費暴漲、考試名額短缺,在本地考取摩托車准駕資格將難如登天。

另外,摩托車闖入禁行區是按照「機動車違反禁令標誌指示」定性的。今年 4 月 1 日前,在杭州,該違法行為將面臨罰款 100 元,記 3 分的處罰。今年 4 月 1 日起,隨著中國公安部最新修訂的《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記分管理辦法》的生效,該違法行為的記分由 3 分降低到了 1 分,違法代價大幅降低,搭配「學法減分」制度食用,若避免滿分,則相當一年有 17 次「吃套餐」的機會,這讓更多人有駕駛摩托車上路,用實際行動對抗地方強權的底氣了。

在解禁摩托預期和摩托車闖禁代價降低這兩個因素的作用下,我決定報考摩托車准駕資格。下面介紹我從駕校報名到成功領證的整個過程。

6 月 16 日,我來到了河坊街 33 號的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車輛管理所機動車駕駛員辦證中心,這裡可以一站式完成體檢和駕校報名。因為工作繁忙,我是在午休時間抽空過去的,得益於這類政府機關和一般互聯網公司的午休時間差,我能夠在半小時內辦理完所有手續並趕回公司搬磚。體檢的流程和當年報考小型汽車(C1)准駕資格時是一樣的,都是在相鄰的幾個體檢室序貫執行身高、四肢、軀幹、頸部、辨色、視力、聽力等檢查項目。全部項目檢查完畢後,就可以去航摩駕校專窗報名繳費了(1850 元)。不過,航摩駕校只管駕駛培訓,還需另在群樂公司專窗繳納理論培訓費( 150 元)。至此,報名工作就完成了。

(航摩駕校報名專窗)

之後的幾日,需要在指定的理論學習平台上看完培訓課程。課程總共 18 小時,每日最多只能學習 4 小時,學習時長會定時打點上報。儘管我已經很努力找尋其中的程式漏洞,但仍一無所獲。而一無所獲也就算了,卻還因為我奇技淫巧式的操作,踩到了這個劣質軟體系統的諸多隱藏 bug,導致學時統計不準確,最後只能聯繫軟體供應商解決,真是無語到家了。

6 月 22 日,完成 18 小時的學時後,我按照要求前往航摩駕校進行「結業鑑定」。「結業鑑定」在航摩駕校以筆試的方式進行,相當於科目一考試的模擬考試,估計是車管所為節約考試資源,從而要求駕校對智障進行一輪預篩選的手段。「結業鑑定」通過後,我就可以憑《科目一培訓記錄單》參加正式的科目一考試了。

(結業鑑定筆試)

6 月 27 日上午,我來到了龍舌嘴路 57 號的市車管所安教理科考點完成了科目一考試,考試成績 98 分。摩托車學員參加科目一考試的流程與汽車學員是不一樣的,摩托車 學員無需提前進行預約,而是隨到隨考(現場預約,預約完立即考)。因為不熟悉流程,我混在人山人海的汽車學員中浪費了很多時間,其實該單位完全可以立一塊牌子把流程寫清楚的。參加完考試,我又按要求將《科目一考試成績單》送到航摩駕校,等待駕校為我安排科目二、三的訓練。

本以為過不了多久航摩駕校就會邀請我去參加科目二、三的訓練與考試,卻沒想到距離最終完成考試還有一個月的時間。7 月10 日,我被拉到了一個同一批次參加訓練與考試的學員微信群組中,駕校人員在群組中告知,本批次學員的科目二、三考試將於 7 月 27 日進行,7 月 22 日至 7 月 26 日將進行集中訓練。

時間很快來到了 7 月下旬。總共 5 天的訓練,我大約參加了其中 40% 的訓練時長。

令人不滿的是,報名學習三輪摩托車的學員是報名學習二輪摩托車學員的兩倍多,但三輪教練車的數量卻僅為二輪教練車的一半。依此計算,二輪學員的人均教練車資源佔有率是三輪學員的四倍之多!三輪學員排一小時隊才能輪到練幾分鐘車,而二輪學員大概練到吐了吧。當下很多人出於准駕車型包含關係的考慮,還是傾向於考取普通三輪摩托車(D)准駕資格的。不明白航摩駕校為何不優化教練車資源的配比。

三輪教練車不僅數量少,還破舊不堪,這些破車不僅操控困難,還時常拋錨。7 月 24 日午後的一場暴雨後,竟有三分之二的三輪教練車無法起動發動機,把兼任維修工程師的教練員和一眾學員急得焦頭爛額,大家一度面臨無車可練的窘境。據瞭解,提供給我們練習使用的三輪教練車中,超過半數已達到報廢標準,而駕校另有的數輛車況較好的三輪教練(考試)車卻捨不得拿給學員練習。不知是近 2000 元的學費不配騎這些正常一些的三輪摩托車,還是駕校希望我們熟練駕馭這些破車後,在使用好車考試的過程中過關斬將,所向披靡?

(摩托車起動困難場面集錦)

7 月 27 日,我一覺醒來已過了開考時間,我大驚失色,匆匆忙忙趕往考場。沒想到的是,我最後卻因為遲到而得以節省了半日的年休假。原來,考試雖然不嚴格按照名單順序進行,但會把排在後半部分的人扔到遠處的角落等待,而我正是排在後半部分的。而我的意外遲到,則陰差陽錯地讓我直接來到了候考區,不一會兒就上了考試車。除了坡道起步時轉速拉得有些高,被考官扭頭瞪了一眼,其餘考試過程都很順利。我很快就拿到了科目二、三的滿分成績單和一張科目三安全文明駕駛常識考試預約單( 7 月 29 日於古墩路車管所)。

7 月 29 日,我攜著有關文件和兩張一寸證件照來到古墩路車管所,以 98 分的高分通過了科目三安全文明駕駛常識考試,並很快領到了包含 C1 D 准駕車型的新駕駛證。

(換領的新駕駛證)

在〈我已取得普通三輪摩托車准駕資格(D)〉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