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訊:時隔三年有餘,我站重見天日

(圖文無關)

磨蹭了一年的時間,虛晃了一槍又一槍,我站終於在關站 1266 天後重新屹立在網際網路上!潘岸平的獨立博客永不倒!在這個大喜的日子,作為我站創辦人,我莊重地向全世界宣佈——

往事不忍重提!但再不回憶並記錄可能就要淡忘那場遭遇了,所以還是介紹一下我站關站始末吧,也對長期關注我站的老朋友有個交代。

2018 年 1 月 17 日,正值寒冬臘月,一通電話給予了正在西溪印象城外婆家餐廳用餐的我猛烈一擊:我站已引起網際網路監管當局注意,需要我立即趕回學校配合調查!我當機立斷,暫停了我站的訪問,並在極度的惶恐和焦慮中一邊用餐一邊思考對策,連我最愛的青椒雪花魚也不再鮮美了。餐後,我乘坐公交車回到學校,立即前往約定地點與做學生工作的楊超等人會談。當日,他們沒有針對此事給出結論,但要求我出具一份《情況說明》。次日(18 日,週六),我遞交了《情況說明》,其全文如下:

根據反饋,學校方面對這份《情況說明》並不滿意,並要求我再準備一份《自我檢討》。19 日(週日)上午,我和家人應邀前往學校進行更高級別的會談,同時遞交了《自我檢討》。校方將我與家人分開,分別進行會談。輪到我出席,校方仔細檢查了我身上是否攜帶了錄音錄像設備,隨後,我在嚴肅緊張的氣氛下與潘申洲等校方人員進行了會談。當日下午,我又被要求手寫一份新的《情況說明》對前作取而代之。

(潘申洲先生)

同月 20 日、22 日、25日,校方又多次與我進行會談。這幾日,我又被要求出具一份更加詳細的《針對若干重點情況的說明》,以及一份《關於絕不再犯此類錯誤的保證書》。因其中涉及較為敏感的內容,故不在此處登載全文了。在《針對若干重點情況的說明》中被要求說明的內容大致包括:

  • 與學校工作人員會談後,是否已刪除完我在社交媒體和 BBS 社區中曾經發表的、可能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的內容
  • 在百度貼吧的某貼吧中發佈(轉載)某篇文章的動機
  • 為何在「潘岸平的獨立博客」中使用傳統漢字
  • 撰寫第一份《情況說明》時是否受到他人干預
  • 對某個目前被中國政府定性為「邪教組織」的組織有什麼看法
  • 在過往創作中,我所傳達的觀點、理念是否從別處借鑑而來、從何處借鑑而來
  • 我的觀點、理念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對他人產生了影響

在《關於絕不再犯此類錯誤的保證書》向學校保證及說明的內容大致包括:

  • 保證我站關停。如何關停?如何證明其已關停?
  • 保證遠離中國政府認定的不良資訊。如何遠離?如何證明已經遠離?
  • 保證繼續覆審過往在其他平台曾經發表的內容。如何覆審?如何證明正在覆審?

同月 29 日前後,我又被要求出具一份《悔過書》,其中同樣涉及較為敏感的內容,故仍不在此處登載全文。該《悔過書》中涉及的內容大致包括:

  • 對所犯「錯誤」的性質和影響有什麼樣的認識
  • 應該怎麼樣「糾正錯誤」和「抹除影響」,現時有什麼行動
  • 證明我犯了「錯誤」的事實和依據是什麼

隨後,此事告一段落。學校並沒有立即對我作出處分決定,我猜測,此事可能需要包括教育主管部門在內的其他單位參與,並由具有更大決定權的人把控,由於未知的原因,決策週期更加長一些。

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學校有關工作人員常邀請我光臨其辦公室進行會談,同時,我也被要求每月撰寫《思想彙報》上交。他們沒有限定《思想彙報》須包含內容之範圍。我常寫階段性的日常學習、生活情況總結,也會對學校近期各項工作給予批評意見。這段時期裡的《思想彙報》一定程度上包含了我可能會在我站發表的內容,但因此事而只能以這種形式遺憾記錄。好在我對每期《思想彙報》都有拍攝存檔,今後空閒時,我會陸續將其發佈在我站,作為對關站時期作品空缺的彌補。現展示其中一期(2018 年 4 月)《思想彙報》的部分內容如下:

同年 4 月 27 日,我被邀請去有關工作人員的辦公室領取《關於給予學生潘岸平嚴重警告處分的決定》。領到手時,我驚訝於該文件的落款時間竟是 3 月 16 日。經後續觀察,與滿滿當當張貼於「學生工作部」辦公室門外牆面上的處分文件不同,該文件並沒有被張貼公示。該文件內容如下:

同年 10 月 9 日,處分解除等待期屆滿,依照有關規定,我遞交了《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學院學生解除處分申請表》《解除處分申請書》和處分決定文件的影印件以申請解除處分。但在 2019 年 1 月 3 日,我才收到《關於解除學生潘岸平嚴重警告處分的決定》,而該文件的落款時間竟為 2018 年 9 月 22 日,比我提交解除處分申請材料的時間點還早。

在我站被迫關停期間,有不少朋友對我和我站給予了高度關心,在此我由衷地向他們表示感謝。一位朋友在 2018 年 4 月發來的詢問郵件如下:

在我站蟄伏的這三年半時間裡,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從高等學校畢業,現供職於一家互聯網公司,從事移動端軟體研發的工作;在此期間,我也遊歷山水無數:東至舟山群島,西至橘子洲頭,南至八閩腹地,北至金陵古都。非常遺憾,因為我站的關停,沒能將這段時期的趣聞軼事、所思所想與大家分享。

致我站關停的事件已過去很久,我站事實上也具備在嚴格審查下重新開放的條件,但我站卻一直沒有重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事實上,我站曾經在 2019 年 5 月使用 WordPress 短暫重開(未恢復早期文章及留言),並發表了《喜提蘑菇街實習 Offer》,隨後因為一些顧慮,又再次關閉。2020 年 6 月,我又上線了一個空白的 WordPress 網站,希望空閒時逐步以重審重發的方式恢復一部分早期內容,實現獨立博客的重開,但此法後來又被我否決,這主要是出於博客數據延續性的考慮。眾所周知,我站創辦於 2012 年,在我站存續的大部分時間裡,使用的是 WordPress 博客程式。因我自主研發的 Hirundo CMS 事實上已被我放棄,故若是重開的話,我還是計劃使用我最初的選擇: WordPress。但 WordPress 的數據表結構與 Hirundo CMS 並不兼容(事實上,在 2017 年 4 月切換至 Hirundo CMS 時,已經進行了一輪有損的轉換了),若反覆經這樣的轉換,人工拼湊數據充當「原裝」,從心理角度考慮,不免讓人感到沮喪:用這種手段恢復出來的博客,還是原來的那個博客嗎?因此我常常沒有動力去做這件事,我站的重開也就一直耽擱了。

事情的轉機發生在 2021 年 6 月。我驚喜地在某處發現了一份已經被我遺忘的、創建於 2016 年 5 月初的數據庫備份,其中包含了截至備份時點的、純正而又原始的、符合當時 WordPress 所用數據結構的早期博客數據。我如獲至寶,立即通過老數據搭配老版本 WordPress 的方法先將網站跑起來,再逐步升級版本,觸發其可能會進行的數據庫升級。隨後,我結合 2018 年 1 月我站關閉時的數據庫備份以及 2019 年 5 月我站短暫重開後的備份,對 2016 年 5 月至 2018 年 1 月、2019 年 5 月的文章和留言進行了搶救性修復。因數據表結構差異大、需要修復的數據多,此過程極為艱難,耗費了我大量的業餘時間。數據修復過程中,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還常常需要進行交叉驗證,確保數據的完整性,確保其可正常供最新版本的 WordPress 存取使用。例如,我在驗證過程中發現,WordPress 會在文章表(wp_posts)中記錄文章的留言總數,在網站正常運行時,這項數據是被自動維護的,但不經 WordPress 而在留言表(wp_comments)中插入數據後,需要額外的更新操作確保記錄的留言數一致。經過多個日夜的奮戰,踩了無數的坑之後,我終於完整地恢復截至關站時的所有數據(WordPress 結構)。

如此一來,雖有修復痕跡,但至少 2016 年 5 月之前的數據可完全追溯至本站成立伊始,可謂是根正苗紅!這樣一個嶄新卻有底蘊的博客,誰能不愛呢!

恢復數據後,我對既有文章進行了一輪詳細的審查和刪改。這是因為自我站創辦之時起(2012 年),厲害國就開始在強國之路上狂奔,煞不住車。在時代潮流中,我站也要審時度勢,像修憲一樣修文!不過,對於既有文章的刪改也是要按照基本法的。我奉行少改、慎改、不添油加醋、不破壞原意的刪改方式,一般的做法是,通過調整部分詞句來改變文字原有感情色彩的強度,或直接删去部分表述,原則上不增添新的表述。對於經評估無法在合乎原則的前提下刪改的文章,以及早年記錄危險化學品合成實驗的文章,統一行加密處理。

我站重開後的服務端架構也是頗具特色的,在安全性和自主可控性上大勝以往,在此不作詳細介紹。

另外,由於時隔較久,原友情鏈接的站點死了一半,還有些變更了網址,故又做了一輪清理。訪問現存的幾個友站,發現我站的友情鏈接均已被移除。如今我站重見天日,歡迎老朋友重新與我站聯結,亦歡迎新朋友與我站建交!

以老博客在關閉之時所定格的景象做個結尾吧(圖非當時所截),謹作紀念。

在〈喜訊:時隔三年有餘,我站重見天日〉中有 5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