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訓第二日暨迎新日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軍訓日程已經走到了第二天,經過昨日一整日的訓練,我切實地重溫了度日如年的痛苦。回望暑假的日子,從起床到再次起床,彷彿就是一晃眼的工夫,沒有憂愁也沒有拘束,自由自在,逍遙快樂。而如今,這樣的生活已一去不復返了,每個人都被軍訓這座大山壓著,煎熬的生活著實令人喘不過氣來。

早操練的時候,不知教官發什麼神經,讓我們分組喊不堪入耳的口號。每組僅有十人左右,我意識到自己已無法躲避,但又不願屈服在他的淫威下,便採取了折衷的方案:跟著輕聲唸,口型儘量誇張,但在一些污言穢語前加入「不」字。因為只有這樣做,我的良心才不會痛。

回寢室更完衣,喝了點黑咖啡,又去買了了兩根芝士香腸當早飯(兩根香腸是被綑綁銷售的,詢問教育超市工作人員是否是快過期的,得到了否定回答,後來發現是快過期的,可見其利慾薰心,侵害消費者知情權),便來到訓練場開始了上午的操練。起初,天空是有較多白雲的,日頭幾乎不會露出來,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白雲散去了,日光開始直射在訓練場上,我熱得精神恍惚,不得不解開衣扣,向軀幹吹氣以加快散熱。今天的操練以踢正步為主,這導致我足跟的疼痛又加劇了,真擔心骨頭受到傷害。

大約上午十點多,我突然被教官請出隊列。本以為是我表現過差,要單獨訓練了,爾後才知道,原來我和另一個人被選為領隊了!這下可好,屆時閱兵時,我要走在最前面,曝於睽睽眾目和攝影鏡頭下了。教官為我與另一個領隊講解了步伐要領後,便讓我們在一旁自己喊口號單獨訓練了。講真,被選為領隊雖然無奈,但亦是可以接受的,怕的是領隊屆時須帶頭喊出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

由於不堪忍受那雙劣質迷彩鞋,中午休息的時候我換回了自己原本的鞋子,並穿著它去參加了下午的訓練。至於如何向教官解釋,我已經演練了數遍了,他若是不聞不問,反倒有些可惜。下午的訓練平淡無常,五點鐘出頭箇辰光就解散了。然而,在解散之後,QQ 群裡傳來了壞消息:

「大家注意!!!最新安排:各位16級參訓輔導員,除了白天日常的訓練之外,把這幾天重要的軍訓內容跟大家說下, (1) 17~22號的晚上 7:00-9:00,依次是1~6營的軍事理論課時間,主講人:張團長。 17號晚上一營軍事理論課,其餘營都是夜訓,時間也是晚 7:00-9:00 ,依次類推。因涉及到教室的排課,請胡慧芝確定好教室後做好通知」

我幾乎要氣得昏過去了。

七點鐘開始的晚訓如期而至,出乎意料的是,晚訓的內容居然是唱軍歌!一想到要唱出這些讓人頭皮發麻的玩意,我的心裡自然是一萬個不願意。教官教的軍歌裡,讓我最受污染的是《強軍戰歌》,這首歌異常洗腦,以至於我到現在都沒能擺脫腦子裡一遍遍迴旋的曲調和歌詞。「新官上任三把火。」《強軍戰歌》創作於大約四年前,當時,習近平提出了個「強軍目標」,依此,解放軍總政宣傳部創作了這首歌曲,並在軍隊內部推廣。

今天亦是 2017 級新生的報到日,學校裡處處洋溢著喜慶。操場邊的主幹道上,新生與新生家長攜著大包小包接踵而來,絡繹不絕。聯通、移動兩家電信運營商還在湖畔廣場支起了大彩棚,銷售通訊套餐。讓我頗有感觸的是移動的宣傳,它宣稱:「95% 的信工學子選擇移動」,多麼切合學生的從眾心理啊!移動的市場佔有率我並不懷疑,但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用的人多的東西不一定是好東西,好東西用的人多了可能也會變爛。這個道理在通信行業格外適用。早年中國移動強勢,積累了大量用戶,而目前國內的攜號轉網業務尚未全面鋪開,行動電話用戶又非常依賴基於電話號碼的社交脈絡與各互聯網應用的帳戶系統,這一系列因素導致了如今電信運營商的用戶黏性虛大。所以,所謂的「95% 的信工學子選擇移動」無非是當前形勢下的一種慣性而已,用戶數量和產品質量並不絕對相關。另外,我們知道,通信網絡的承載能力是有限的,雖然網絡可以擴容,但適用的電磁波頻譜資源寶貴,一個基地台的通訊範圍內若是聚集了大量的終端,必將產生干擾,影響通訊質量。我使用過移動的網絡,但我現在是中國聯通用戶——高下立判!除了電信運營商們強大的宣傳陣容,我還目睹了百事公司協辦的「2017 迎新路演」,表演舉行得尚可。這波新生進駐後,校園裡的人口數量將暴增 50% 以上,好在寢室樓後面的商業綜合體也在新學期開始之際同步開業了,分散了嗷嗷待哺的人群,不必擔心學弟學妹會與我們搶食堂了。迎新日美中不足的是,學校裡到處都是穿著怪異的軍訓學生,時不時異口同聲地來一句十二字口號,讓人大跌眼鏡。

已經過去的兩天,和兩年一樣難熬。無奈的軍訓,依然一眼望不到頭。

在〈軍訓第二日暨迎新日〉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