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訓首日日誌:漫談與批判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我已記不得有多久沒有這麼早起床了。然而不僅是今日,接下來一直到 23 日軍訓結束,都要忍受清晨六點不到便須從床上爬起的煎熬。作為農耕文明的遺留習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直為現代人所抵制,現代科學亦證明,只要一日的總睡眠時長足夠,對個體沒有任何不良影響。現在有一些愚昧保守之徒常常大肆宣揚晚睡晚起的所謂「危害」,更有甚者異想天開,編造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排毒時間」概念,沒有分辨能力的愚民便信以為真。

早上,我們在操場被迫參加所謂的「軍訓動員大會」,聽學院領導坐在台上滿嘴跑火車。其中一個不知名的學院領導,甚至大肆宣揚一些為現代人所不齒的錯誤思想。我在前幾年的一篇文章中就說過:「如果老師的觀念不合時,就會產生一種放大效應,放大給一個班、一個學校、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少年。」現在,把「少年」換作「青年」,把「老師」換作「領導」,依然說得通。按常理來講,一個正常的青年應當是有分辨能力的人了,但在中國,多數人到了這個年紀依舊缺失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所以,中國的青年是不正常的,這樣的國家是不正常的,待這些青年成了社會的中流砥柱,這個國家會繼續不正常下去。

所謂的「軍訓動員大會」結束後,我們又在籃球場上進行了長達近三個鐘頭的隊列訓練。雖然今天的氣溫相對涼爽,但日頭不小,大家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不適,亦有人突發呼吸困難被送醫。據了解,該呼吸困難人員(女)在被送醫前已明顯身體不適,但遭到了其教官的故意拖延,直到其瀕臨昏厥才得以脫身。爾後,校醫院為了救治該呼吸困難人員,給予了其一個多小時的吸氧治療,可見情況已經相當危急。這些教官,生搬硬套部隊中的高強度訓練方式,草菅人命,對學生極其不負責任。

中午寶貴的兩個多鐘頭的休息時間,用於更衣、吃飯、出恭與寫作後便所剩無幾。下午兩點,我踩著時間趕到訓練場(籃球場內),開始了下午的訓練。由於發放的劣質鞋子的鞋底堅如磐石,加之下午的訓練內容包含正步分解動作等對足部不友好的訓練,我的足跟已不堪重負,傳遞出陣陣劇痛。訓練間的每一次盤腿休息,我都如魚得水地舒展筋骨,不負美好時光。但我也始終謹記,這種一個巴掌一顆糖的模式,是對人格尊嚴的蹂躪。我不屑,更不會感激!

記起教官昨日對我們講過,正式開訓後在訓練場上不允許攜帶手機。對此,我是堅決不服從並用實際行動抗爭了的。攜帶私人物品是我的自由,與他人何干?聯想到高考考場禁帶手機的規定——我一向認為,只有用手機實施了作弊行為才當受到制裁,禁帶手機是荒唐而不合倫理的,是懶政思維的體現。實施作弊,侵害的對象是考試公平;禁帶手機,侵害的是考生作為一個人的最基本的人身自由!人權問題面前,孰輕孰重,還須多作解釋嗎?這句話同樣鞭笞了訓練場上禁帶手機的荒唐規定。

下面貼一些今日所拍的照片:

在〈軍訓首日日誌:漫談與批判〉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