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作嘔的軍訓即將開始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今天是軍訓正式開始之前的最後一天。上午,學習委員徐靖豪發放了軍訓大禮包兌換票,我們憑兌換票在子衿苑四號樓一樓的「學生事務大廳」領取了軍訓大禮包。軍訓大禮包內有劣質帽子、劣質汗衫、劣質上裝、劣質肩章、劣質褲子、劣質鞋子、劣質腰帶、劣質褲帶和劣質水壺,在此重點講講劣質鞋子和劣質水壺。

劣質鞋子從我打開包裝袋的那一刻起,就在不停地散發令人作嘔的刺鼻橡膠味,可見選材之粗劣;鞋底和鞋側面的交界處竟然有粗粗的一條膠水痕跡,有一個鞋帶孔也不通,可見做工之粗劣;鞋底硬得像石頭,穿著舒適度極差,也未提供鞋墊,可見設計之粗劣。

劣質水壺產自諸暨,主體為鋁材質,其劣質程度令我瞠目結舌:佈滿毛刺的回收塑膠蓋、中央漏水的密封圈、遇水可以搓出神秘滑膩物質的背帶⋯⋯最令人作嘔的是水壺的內部,對著光源可以看到,水壺的內部有許多污漬,這些污漬我反覆清洗(甚至用上了丙酮)也紋絲不動;與污漬相伴的是壺內的異味,這種異味難以描述,且哪怕是用開水浸泡過,倒出來的水依然有濃烈的酸臭味。原來,學生的健康在學校眼中一文不值!

弗曉得某些蛀蟲與供應商之間存在什麼樣的交易,如此劣質的軍訓大禮包,售價竟然高達 95 元!學生們沒有選擇餘地,因為在他們領到劣質大禮包之前,錢已經進了別人的口袋!

晚上,我們(三營三連四排)在既定教室與教官見了面。教官在自我介紹和常規講廢話之後,便開始宣揚「強軍十二個字」。他強迫所有人一遍又一遍地跟著他喊,喊得震天響,讓人置身於令人窒息的氛圍之中,而我則自始至終緊閉雙唇。不知聽了多少遍之後,我頭痛欲裂,喘不過氣,渴望快些逃離了。

離開教室後,我們被帶往操場,與本年級其餘所有人一起進行預備性質的操練。我們排以隊列訓練為主,但邊上的排卻幾乎一直在其教官的帶領下喊「強軍十二個字」的內容,根本停弗落來。我的耳朵都幾乎要被染成紅色的了。這場操練一直持續到九點半才結束。

三個月前,浙江工業大學的黃凌初在受迫參加其學校的軍訓時被要求剪去頭髮,但他堅定的信念支撐著他始終說不。而在他們的軍訓結束後,他行為藝術般地刮了個光頭,向全世界呼喊了「我的身體我做主」的寶貴人權精神。

快十二點鐘了,明天還將被迫早起,有空再補充圖片吧。

2017-09-16 更新:圖片已上傳

在〈令人作嘔的軍訓即將開始〉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