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高考體檢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9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作為一種體制慣性,嚴苛的高考體檢制度在我國仍在實行。把一個人赤裸地記錄在檔案裡,不僅是對人權的踐踏,更是對個體的變相凌辱。

今天下午一點,我們在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吳山院區集中,領到體檢表和貼採血管的不乾膠紙後,以十五人為一小隊,在導檢醫生(護士?)的帶領下,進入體檢大樓接受比以往任何一次學校體檢都更細化的檢查。

體檢的第一個項目是胸透,我們被領進等候室,依次進入機房接受X射線的照射。眾所週知,X射線是一種電離輻射,對人體有害,而儘管醫師再三強調「進出機房請關好門」,卻仍有同學不顧等候區人員健康,虛掩輻射屏蔽門,這可能造成微量射線洩漏出來。

接受完胸透檢查後,我們來到二樓的聽力檢查室,接受奇妙的聽力檢查。起初,我以為這個「聽力檢查」和我小學時接受的差不多——醫生拿著一塊會發出鳴響的「磚」貼近受試者的耳朵。而實際上,高考體檢的聽力檢查簡單粗暴多了。我們被要求依次站到指定位置,聽一個年輕的女醫生極輕聲地說話,再重複她說的話,然後轉身將另一隻耳朵朝向醫生,測試另一隻耳朵。醫生說的是一些地名,如對我說了「大連」等。令人惱怒的是,測試完或待測試的學生在門口等候時,常常高聲喧嘩,干擾屋內的聽力檢查。當今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連這種場合下都不能保持安靜的人,在地鐵上開茶話會也不奇怪了。

隨後我們上到三樓,完成五官、視力、血壓、色覺、嗅覺、內臟觸診等其餘的大部分檢查,並留了血樣,送檢生化項目(丙氨酸氨基轉移酶,ALT)。

令人欣慰的是,儘管我感覺近期右眼極易疲勞,遠景顯著模糊,但測試下來仍有5.1的視力,而左眼則是5.2。在血壓檢查中,由於儀器附件老化,臂帶在測試過程中有鬆脫跡象,因擔心外力造成誤差,當醫生試圖用手按住臂帶時,被我義正辭嚴地制止了,重新啟動了一次檢測後,測得血壓約為18.66/9.86 (kPa)。

裸檢這齣重頭戲終究是躲不過的,我們以小隊為單位脫鞋進入檢查室,依次在整合了體重秤的超聲波身高測量儀上測完身高與體重後,就被要求脫到只剩內褲和襪子,靠牆站立。醫生饒有興趣地看了一圈,又讓我們轉身朝牆蹲下。有的人圖有趣,雙手抱頭,呈現一幅掃黃風暴過後的景象,殊不知這是一種自辱。

高考體檢只用了約莫一個鐘頭就結束了。因備空腹採血而飢腸轆轆的我,尋了一䖏便利店,狼吞虎嚥了一杯關東煮後,便在突如其來的急風驟雨中歸家了。

image

image

image

在〈記高考體檢〉中有 6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