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再見了,糟糕的 2021 年

其實這個世界運行到 2018 年左右就開始明顯糟糕化了。每一年我們都講:「今年是過去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但也許是未來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而 2021 年,我畢業的第二年,COVID-19 爆發的第二年,我更是被一些焦心的事情壓抑了幾乎一整年的好心情。2021 年足以視作我人生中的又一個困難時期了,而上一次經歷這樣的困難時期則是在 2014 年下旬至 2015 年中旬。

最近幾年總感覺時間過得飛快,可能成為社畜後都有這樣的感覺罷。每天走著幾乎不變的路線往返於公司和住所(有女友時還有數條同樣幾乎不變的約會路線),重複著機械枯燥的工作,除了為數不多的假期旅行,幾乎沒有什麼重大事件來加深我對時間的感知。如今回頭一看,從 2019 年 5 月開始實習算起,竟已當了 2 年半社畜了。

講講 2021 年幾件印象較深的事情吧。

上半年,因為家人健康問題,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只要空下來就學習該疾病的有關知識,在幾個月間閱覽了無數醫學方面的文獻資料,幾乎成為了半個專家,只為求得安心。在最焦慮的時候,我一度出現了心跳加速、胸悶氣短等症狀,就醫卻查不出任何問題,懷疑是焦慮情緒所致。幸運的是,家人健康最終並無大礙,隨著時間推移,我也逐漸放鬆下來。

舊曆新年前後,我重啟了公募基金投資計畫。不巧,年後證券市場行情陡然由盛轉衰,我即產生虧損。好在我自開始就堅持分步投入資金,且嚴控權益類資產佔比,我並沒有產生多大損失(虧損最大時也僅虧去了當時總金融資產的 2%–3%)。同時,我也積極學習金融市場常識和公募基金運作機制,逐漸變成了一個有智慧的投資者。惡劣的市場狀況維持了一年,而我卻扭虧為盈。

清明和五一假期,我與前女友分別去了(廈門和福州)與長沙旅遊,這是我這一年裡最快樂的時候。而就在八月初,前女友與我分手,kill 了 4 年零 1 月的戀情,挽回無果的我,一度陷入了極端的消沈憂鬱中。至此,我感覺我的學生時代才真正結束了,本以為從學生時代帶出來的還有一位女友,能夠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有人一起回味年輕時代,可如今卻形同陌路了。我不曾想過感情可如此脆弱。

四月,我被調離原有工作崗位,支援公司某內部創業項目的研發。六月,為了營造獨立創業氛圍,我們的工作地點遷移至附近的一座低檔寫字樓內,同時,我也在組織架構上被正式劃撥到了該獨立團隊下。十二月,公司大裁員,我所在團隊不受影響,但我的老同事們幾乎蒸發乾淨了。我不曾想過大三實習時讓我滿懷憧憬加入的企業會變成這樣。

歲月已往者不可復,未來者不可期,見在者不可失。

在〈終於再見了,糟糕的 2021 年〉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