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訓第六天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昨天官老爺不開心後,我們的日子就變得沒那麼好過了。不過,對於我們覺醒青年來講,自然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誓與其鬥爭到底,絕不屈服!壓迫就像彈簧,你弱它就強,你強它就弱,我們覺醒青年,不搞綏靖那一套!

那幫無能管理者朝令夕改的毛病,依舊沒有被我們治好,也許是因為多數人還是過於軟弱,讓他們能夠肆無忌憚了。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清晨,我 6:05 才醒來,不久就看到 QQ 群裡說因為外面落雨,早訓不用去了,我便繼續癱在床上;過了一會兒,管事的突然又傳來通知,說雨不大,要去集合,而此時已是 6:19 ,哪來的及?我果斷決定拒不服從這樣的無理要求。你跟我耍無賴,那麼我也跟你耍無賴:我跟管事的編造了一個無賴的藉口,便繼續心安理得地休息了。

上午場的訓練,在八點鐘準時開始。昨天的日記忘記提到,標誌著軍訓結束、學生解脫的閱兵式和分列式因天氣原因提前到了 22 日下午進行,故留給我們的排練時間已不多了。因此雖然此時的雨並不比昨天的這個時候小,但我們不得不冒雨訓練了。值得表揚的是,這次管事的沒有提前開始點名,使得踩著時間到場的同學(譬如我)不必蒙冤受罰。當然,不是他準時開始點名值得表揚,而是他能夠自我糾正錯誤,痛改前非,回歸準時點名的正確做法值得表揚。上午的訓練主要在田徑場的跑道上進行,大概是為了模擬屆時正式走分列式的感覺。塑膠跑道在排水性能方面可謂是根本沒有什麼排水性能,所以地上又溼又滑,踢了幾趟正步後,我的鞋襪都溼透了,難受得不得了。

參加軍訓的學生裡,有一部分是和我們不一樣的。他們不參加閱兵,不走分列式,而是負責當閱兵式和分列式進行完畢後為官老爺們表演節目。我們在訓練時,他們亦在訓練,只不過前幾日我們只能遠遠地望到他們,而今天則近距離地接觸了一下。這部分人還可以分為兩部分:表演一種奇妙舞蹈的女生和表演格鬥術的男生。現著重批判一下這種奇妙的舞蹈。顯然,這種奇妙的舞蹈是有名有姓的,只不過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這種奇妙的舞蹈是以表演者發出「啊——」的怪異嚎叫並從觀禮台兩側魚貫而出開始的;表演的內容基本是手舉小紅旗、小黃旗,和著節奏手舞足蹈;表演完後還要聚攏在主席台前,用兩種顏色的旗幟擺出「十九」字樣,並發出「啊——」的怪叫聲;退場的過程可以看作入場的逆過程,不再贅述。我坐在觀禮台上,看了一遍她們表演的奇妙舞蹈後,竟瞬間有一些不好的聯想⋯⋯事實上,諸如此種風格的集體舞,正是上世紀十年特殊時期的一大遺毒!包括如今各式稀奇古怪的廣場舞,同樣可以類似地追根溯源。

不知出於何莫名其妙的原因,在一次休息之後,教官突然發神經似的罰我們跑操場。跑第一圈時,我以為只要跑一圈;跑第二圈時,我以為這是最後一圈;等跑到第三圈的時候,我終於忍無可忍,正好,前方有個同樣跑不動的胖嘟嘟的傢伙領了個頭,脫離了隊伍,我便立即向教官大呼:「報告教官,我也跑不動了!」並隨即放慢了腳步。看著方陣漸跑漸遠,我心生灑脫。畢竟,人生而自由,不自由,毋寧死!

「狗改不了吃屎。」我們對學校在軍訓時間安排方面的失信,早已司空見慣。不知是教官的問題還是學校的問題,解散前教官說的「下午 2:40 集合」後來被輔導員改成了 2:00。事實上,我根本沒興趣知道是誰在這裡面失職了,因為不論該誰背鍋,他們朝令夕改的臭毛病終究還是在損害尋常學生的利益。我認為,教育必須蛻下光環,被市場化的眼光審視。從這個角度看,如此低劣的服務,完全對不起我校每年五位數的學費!

前文講到,閱兵式和分列式因天氣原因提前到了 22 日(即明日)進行,時間緊促。因此,今天下午的訓練內容之一是全年級所有參加軍訓的學生共同在田徑場上演練閱兵式和分列式。由於是第一次完整的演練,大家都難免犯錯,譬如我作為領隊,在接受檢閱時,當兩個假扮的首長晃過來的時候,忘記喊「敬禮」的命令了。除此以外,演練中令人啼笑皆非的謬誤還有教官弄錯方陣朝向、引導員引導錯方陣位置、主持人忘記節目名稱等。如果真正的「首長」在場,估計要被氣炸了。

閱兵式和分列式分別演練了一遍和兩遍後,我們就去獅山公園拉練了。獅山公園位於我校南側的丘陵群中,有一條歪歪扭扭連通南北的盤山路,今天的拉練內容就是走完這段路,從南側下山,再依次沿著大園路和勝聯路走回學校。獅山公園我常去,我甚至可以說,沒有誰比我更熟悉今天的拉練路線了。也正是因為我對獅山公園的諳熟,我絲毫不信教官「只要 40 分鐘就能走完一圈,回到學校」(大意)的鬼話。我們從北麓走上獅山公園,翻山越嶺的同時,也飽覽了煙雨朦朧的美景。雨從上午到那時幾乎一直在落,幸好盤山路上有加鋪的陶瓷顆粒地面,否則可能會有不少人滑倒。陶瓷顆粒是我體驗過的最防滑的鋪路材料,它能夠在濕透的情況下提供接近乾燥柏油馬路的靜摩擦力,比一下雨就打滑的塑膠跑道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以出入校門的時刻起算,今天的拉練持續了約 1 個小時 20 分鐘,並不算太久,路程也只有 6 千米不到,可以說是相當輕鬆了。

惱人的軍訓明天就要大結局了,甚是令人歡喜,今晚我會不會興奮得睡不著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