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典禮與班級畢業聚會

學校有兩種,一種是在大型升學考試前舉辦畢業典禮的,如杭二中等;而另一種則是在考試後舉辦的。或許是因為一種不知誰相承誰的一脈相承的關係,我的初中,原隸屬於杭二中的建蘭中學,也通常在中考前舉辦畢業典禮。講道理,我更傾向於考後舉辦畢業典禮,否則塵未落埃未定,難以全心投入進去,以致留下遺憾。

19日下午三至五點,我校在報告廳舉辦了2016屆高中畢業典禮。而我又發現,學生也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千里迢迢也要專程趕來參加畢業典禮的,如通古今之變的文科小王子俞凱元;而另一種學生,卻不知想迴避什麼,明明身在本地,但對畢業典禮極度排斥,如某人,甚至曾要求我代其領取畢業證書。

在畢業典禮上,絕大多數時間是用來頒發畢業證書的。學生須按照學號排好隊,依次上臺,雙手接過校長陳建國遞來的畢業證書,再與他握手擁抱,最後兩人轉身面向照相機,拍攝與校長的合影。畢業證書是一本紅色硬面本,翻開後,我驚訝地發現,學校的印章與校長的簽名竟然是印上去的!區區三百來個學生,區區三百來本畢業證書,為什麼不表一下誠意,蓋真正的章,簽真正的字?印刷與計算機排版技術的發展,真是讓人們越來越懶惰了!

畢業典禮後是豐盛的自助晚餐,就餐地點在新食堂三樓。為了解決自助晚餐的開銷問題,絕頂聰明的學校想出一個辦法:凡是來就餐的家長,都須捐贈至少100元的餐費。這樣一來,一個家長最起碼就能解決四五個學生的吃飯問題,雖然與學生一同來參加畢業典禮的家長不多,但按照這個比例,捐贈的餐費也大概夠了。

餐後有一個「畢業舞會」,在體育館舉辦,我粗略看了一下,發現其本質就是一對對情侶狗在舞池中央秀恩愛的大會,於是我便默默地轉身離場,默默地走出校門,乘車回家了。

20日,我們班的班級畢業聚會在位於天目山西路南側的盛世嘉園別墅區中的「聚義廳」轟趴(Home Party)館進行,費用為每人100元。一整天我們都待在那裡,吃吃,喝喝,玩玩,享受最後的與同學相聚的時光。「聚義廳」三樓有計算機房,我藉此難得的接觸計算機的機會(我自己的計算機仍被扣押在警察局),迅速編寫了一些程序,用以清除三年前艹媽血刺狗在建蘭中學吧留下的辱罵我的爆吧貼。這批爆吧貼,原本有五六萬篇,被百度長年累月緩慢吞了一大部分,但仍有數以千計的爆吧貼沒有被清除。由於這些爆吧貼給我帶來了極大的困擾,我才決定要在高考後徹底清除它們。

雖然我八點多就離開「聚義廳」回家了,但也有人留在那裡玩到夜深。我們在分別時拍了許多集體照,在此可以發佈一下。畢業不是完結,畢業只是新的開始。

在〈畢業典禮與班級畢業聚會〉中有 8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