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而活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9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註:本文為2016年3月20日的本屆高三第七次語文月考中我所寫的作文(已於 2021 年 6 月 29 日進行刪改)。轉載請注意版權。作文題目大意是:各派人士對時光是否應該在享樂中「虛度」持不同觀點,請結合你的所思所想撰文。

「虛度」在當下是一個貶到不能再貶了的貶義詞,是不務正業、無所事事,是對資源的單純擷取而不報之以成就⋯⋯要抨擊一個「虛度光陰」的人太簡單了。

為什麼我們的文化對「虛度」如此嗤之以鼻?古代就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論調,現在更有做社會主義螺釘的價值灌輸,我們從小就被告知自己來到這世上的目的是為社會、為國家、為全人類做貢獻。因此,在我們的文化框架裡,如果一個人天天幹著不勞而獲的勾當,人們就會不約而同地抱以蔑視。

我們在這樣的價值判斷中,逐漸拋棄了對人本性的尊重,而轉去維護那虛無的唯奉獻論了。

上個世紀以來,這種文化現象借助政治力量推波助瀾,迅速霸佔了中國人的腦殼。這股思潮興盛的時候,一大批以雷鋒為代表的人物被推上神壇,時至今日仍在強烈地影響著一代又一代人。雷鋒就是奉獻精神的符號、象徵,他的對立面就是虛度時光,即任何不為人民服務的行為,都是虛度時光。

不知不覺中,「虛度」的定義被偷換了,我們會覺得一個生活清貧,一心為公的人很偉大,會覺得一個家纏萬貫,靠運作資本來生活的人很可恥;前者是在奉獻自身價值,後者是在剝削前者的價值;前者是充實的勞動者,後者是奢靡腐化、虛度光陰的資本家⋯⋯

我們為什麼不能一改從前的思維定勢,重新審視「虛度」這個詞呢?為什麼要以對國家、對社會的價值輸出為唯一的虛度與否的衡量標準呢?社會在歷史的進程中正悄然發生著蛻變,我們該接受一些新文化,新思想,新聲音了。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權受到尊重,包括但不限於價值取向、政治立場等等。或許以某個人的眼光看是在「虛度光陰」的人,在他自己心裡就是滿足而又充實的,這還不夠嗎?我們有權決定自己的活法,不論是自成一派還是拷貝前人的足跡,只要自己過得充實,豈要搭理給你貼「虛度」標籤的人?

人,要為自己而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