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重遊

從杭州市崇文實驗學校畢業已五年,今天回去蕩了一圈。校園裡變了許多,但熟悉的感覺卻從未改變。在六三學制下,小學階段長達六年,使得小學校園成為回回味、懷懷舊的最佳去處。

說點題外話,我的小學班主任(1-4年級)張韻芝是一個全國聞名的十分優秀的老師,我的成長路上能遇到她是我的榮幸。前些天和她QQ聊天,得知她已不在崇文,而是11年退休在家休息了幾年後被時代小學挖了去。

這次去其實完全是臨時起意,所以沒有約任何同學,還記得去年三月,我是和徐嘉玥一起去的(詳見遊母校)。這次因為是一個人,不怎麼「正式」,所以在門口受到了門衛的較為嚴重的阻撓。他問我:「你幹什麼?」我答曰:「逛逛。」見他打算驅逐我,我趕緊補充道:「我以前是這裡畢業的,想回來看看⋯⋯」他追問:「哪一年?」我回答:「10年。」他又問:「班主任是誰?」我極其迅速地回答:「班主任張韻芝(我實在不想提5-6年級的會脫我褲子當眾侮辱我的師德敗壞的腦殘智障班主任林霞),數學老師徐衛國,英語老師曾敏芳。」他聽完覺得我靠譜,就放我進去了。

進去之後,我便四處遊蕩,拍照片。一圈逛下來,最大的感受是:崇文變臃腫了。的確,學校為了營造一種多元文化的氛圍,在學校裡辦了大大小小的展覽(當然,黨文化展覽是肯定有的,而且佔了尚德樓南樓一樓整整一層樓。),牆上掛滿了書畫作品、學生照片等。這其實是非常過時的。國際大流講究豐滿的時候,中國的學校是青瓦白牆;國際大流推崇簡潔的時候,中國的學校便開始鼓搗亂七八糟的東西了。中國的學校,永遠比主流社會慢半拍。中國的小學生們,不僅不是「少年先鋒隊」,一定程度上還是過時文化滋生的土壤、基石,阻礙了社會的車輪前進。這是他們的錯嗎?當然不是。小學生正處在學習能力旺盛的年紀,老師的觀念決定了學生的觀念。如果老師的觀念不合時,就會產生一種放大效應,放大給一個班、一個學校、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少年。我為這種視滯後為特色教育體制感到心寒。

或許不是崇文變了,是我變了。我在二號樓(3-4年級的教學樓)五樓的天台上坐了很久,思考了很多。直到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我才離開崇文。下次回來看崇文大約要到高考後了罷。

下面貼一些照片。

IMG_20151129_469

IMG_20151129_44649

IMG_20151129_1520

IMG_20151129_25376

下面這張圖中有很多錯字,我替小學生們的正體字水平著急。
IMG_20151129_5949

在〈母校重遊〉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