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已两周,谈谈近况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30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我校定于上个月8月31日回校报到,本月1日起正式上课。截至目前,我已在校生活两周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与老师、同学相处融洽,人际关系保持和谐,并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平稳地度过了开学适应期且战胜了“开学综合症”。

  本学年我们升为高二年级,实行文理分科,故已重新分班。我被分在高二(6)班,该班为理科平行班,我校另有理科实验班[高二(1)班和高二(2)班]、文科实验班[高二(7)班]、文科平行班[高二(8)班]和美术班[高二(9)-(14)班]。我班语文老师为徐剑锋,数学老师为陈星,英语老师为焦军,物理老师为莫慧娟,化学老师为朱云霞,生物老师为孔彦平,政治老师为庞涛,计算机老师为王周凌,欣赏老师为李丽,通技老师为汤忻欣,男生体育老师为李隽。其中,语文老师徐剑锋为班主任。我班教室位于C楼302室,地理位置不佳,前临教学楼,后临望江山,上有实验班,下有小高一,恐惧逼人,苦不堪言。

  本学期我依旧担任化学课代表,但并非我自愿,而是被前化学老师宋祥苏“钦定”的。作为化学课代表,我需要十分频繁地接触现化学老师朱云霞。我认为朱云霞十分古怪,她竟要我们把《课时跟踪训练》一页页撕下来交,其他学科老师从未有过这种要求。且朱云霞普通话不标准,错音百出,令人不满。朱云霞的办公地点在B楼1楼的化学组办公室,里面其他老师我基本都不认识,故我进去交作业时气氛凝重,不敢环顾周遭。相比之下,前化学老师宋祥苏的办公地点在E楼2楼高二年级办公室,里面一半以上的老师我都认识,进去时气氛轻松,能随意地和其他认识的老师谈笑风生。

  我班共青团支部书记孙慕琳在开学后便开始了老共青团员登记和共青团扩张渗透的工作。她统计完班内未加入共青团的同学后,准备安排这些同学去团校上“课”并入团。当她诱导我和常云翼同学加入共青团时,被我和常云翼同学以交不起团费为由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在暑假期间,学校对校园做了较大修缮和改造,但仍没有改进一些亟待改进的地方,这引来了学生的不满。据观察,学校修缮和改造了以下地方:

一、教学楼内的厕所。以男厕所为例,最大的改动是调换了大便隔间和小便池的方位。改造前可以在门口清晰地看到小便池的四分之三,大量男生因害羞不敢在可以在厕所外看到的位置撒尿,导致不便。同时,厕所地上的瓷砖也重新铺设了,这可能是因为撬下来的瓷砖无法再用了吧。遗憾的是,隔间门板用的还是原先拆下来的。
二、饮水设备。以前学校供应饮用水的方式是一个教室一台饮水机,由学生去指定地点搬杂牌桶装水回教室饮用。现在,学校在每个楼层都安装了美的牌直饮水设备,水温设定为43摄氏度。优点:不用学生累死累活地去指定地点搬桶装水了;缺点:要去走廊上灌水,不方便,且灌水高峰时期需要排队。从另一个角度看,学校安装直饮水设备也是别有用心。众所周知,桶装饮用水较贵,学校供应不起,便安装了直饮水设备,直接使用低成本的城市自来水。虽然前期投入成本高,但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学校还是可以省下不少钱的。
三、楼宇接缝。我校教学楼是相互独立的建筑,但教学楼的每一层之间都通过连廊连接。接缝处埋藏有雨水管,一到雨天,由于管线老化,漏水严重,楼宇接缝处便成为了“水帘洞”。学校这次将接缝处彻底修缮,再也没有漏水问题了。给学校点个赞。
四、挖池塘。学校在教学楼E和教学楼F之间挖了个巨大的池塘!简直无语啊!不想多说什么了!钱就花在这种无意义的地方吗?!
五、铺石板路。学校将教学楼A和教学楼B之间的原本可以正常行走的植草砖全部拆除,造了个还带坡的大草坪,并铺上了“一步娘炮、两部扯蛋”的石板!简直无法忍受啊!哪个脑残想的馊主意?!

上面五点修缮和改造的地方除了第四点和第五点外,均兼具优缺点。以下是现在我对学校的不满之处,其令人恼怒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上面的第四点和第五点:

一、今年刚进来的这批新高一人数多了一百多人,学校的食堂、超市和浴室已不堪重负,但是学校丝毫没有改造和扩建食堂、超市和浴室。
二、学生寝室厕所内的喷头无热水,如不去学校的浴室只能洗冷水澡,蛋疼。
三、寝室卫生堪忧,蟑螂滋生,学校无动于衷,不对学生的健康负责。
四、“诚勤爱”广场的部分地砖开裂,而学校没有修补。
五、周一充校园卡时排长队的问题没有解决,插队现象也十分严重,无校方人员管理。

但愿学校尽早解决压在学生头上的这些大山。

  自去年10月中旬男寝312寝室“闹鬼”谣言传播的相关事件发生后,我被取消住校资格,直至本学期开始才重新开始住校。男寝312寝室“闹鬼”谣言最早由我校现高二(14)班的潘岩在百度杭七中吧传出,并立即在杭七中的学生里激起巨大波澜,不少人慕名前往男寝312寝室“探秘”。该谣言出现数日后,我吃饱了撑的,手写了一张以转塘派出所为名的封条贴在了男寝312寝室门口,并以我校总务处之名写了张通知,称该寝室“因故封闭”,并贴在男寝312寝室门上。我的这些行为,把男寝312寝室“闹鬼”谣言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我的推波助澜下,该谣言的可信度大大增加,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来,对面寝室楼里的女生都吓得不敢睡觉了。我也因此受到了卢成斌等校领导的约谈,并被强迫撰写了一份署名的道歉信,随后该道歉信被复印后分别贴在了男、女寝室楼一楼门厅的黑板上。

  上周末,我们进行了本学期的选修课网上选课。据学校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学校的网站服务器出口带宽达100Mbps,故支撑住全校众多学生访问的流量完全没问题。本学期只有周三和周五有选修课了,周一的选修课取消了。想当年,高一的时候,周一、周三、周五都是有选修课的。由于我化学成绩较好且曾去化学老师处报名,故周五的选修课已经被预先选定了“化学精培”,即化学竞赛辅导班。这样一来,我只有周三的选修课可以自由选择了。经过严密分析论证,周三的选修课我选了安卓应用开发。学校能够在已有的VB6.0选修课的基础上,与时俱进,开设第二门迎合时代的编程选修课实属不易,我怎能不滋磁?

  中秋三天假期回校后,寝室里意外地出现了很多蟑螂。作为寝室长,我有义务和愤怒的舍友一同消灭蟑螂。自发现蟑螂那天起,我们每天晚上都要打死好几只蟑螂,但蟑螂的数目丝毫没有下降的趋势,真是令人费解。因蟑螂泛滥,大家都神经兮兮的,尤其是二床的同学和六床的同学,生怕蟑螂爬到自己床上来。就是因为这种执着的关注,本周四晚上,熄灯后大约半个小时,六床的同学突然发现蚊帐内侧有黑色不明生物在爬行,遂要求有手电筒的同学帮他照一下。我手边正好有手电筒,便一束强光照了过去,结果,一只蟑螂清晰地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噩梦成真了!胆小的六床的同学呆滞了一会儿,手足无措,便赶紧爬下了床,又迅速溜到远离他床位的地方,手作捂胸状,浑身颤抖不止,一副受天下之大惊的样子,实在滑稽。因当今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无人肯帮助他消灭蟑螂,本寝室长便再次摇身一变,成为“杀蟑卫士”,帮他,也是帮全寝室人消灭蟑螂。我将两只拖鞋对准蟑螂重重地打在一起,蟑螂应声掉落在六床的枕头上,我以为蟑螂已被夹死,但不料蟑螂仍在四脚朝天地挣扎,我见状,立即下手殴打蟑螂,但蟑螂竟恢复活力,开始在床上的凉席上四处逃窜了。我赶紧去问二床要了个纸盒,倒扣在蟑螂上方,限制其自由活动,准备次日再处理。这样一折腾,胆小又可怜的六床同学已经不敢在六床睡了,而是和二床共枕而眠。两个男的挤在一起睡一张0.9米宽的床,实属奇葩(我还拍了照片,但不宜上传)。又过了数十分钟,宿管王建粉(河南人)来巡逻时,我们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她。英勇的宿管阿姨王建粉爬上六床,为我们打死了蟑螂,并要求六床的同学回六床睡。但六床的同学因为胆小,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仍然不愿回去,宿管也只好作罢,扬长而去。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寝室里蚊子肆虐,我每天睡前要打死十几只蚊子才可安然入眠,而今年则蟑螂泛滥,未见蚊子,实属反常。

  明天下午就要回校了。我深知,这是每一个住校生的悲剧。我不管是在小学时代、初中时代还是高中被取消住校资格期间,都可以享受完整的两天的周末,而住校后,半个周日就要在学校里度过,多么可惜,不是吗?让我们联合起来,消灭周日回校制度,大力倡导周一回校,保障学生能得到更长的在家休息时间。被不合理制度压迫的学生,联合起来,战斗!战斗!

九月十三日。

在〈开学已两周,谈谈近况〉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