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將至,突然詐屍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8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很久沒有發表新文章了,上一篇還是今年 4 月的。沒發新文章是因為懶,因為這個由我全新設計的 CMS 系統爛尾了,還沒有加入後臺管理,所以發佈新文章只能直接往資料庫裡 INSERT,懶惰的我就一直沒有更新部落格。

現在已經是八月下旬了,距離開學只有一個月不到的辰光了。根據學校有關安排,大二學生須在 9 月 15 日到校報到,緊接著,9 月 16 日至 9 月 23 日將要接受長達一個星期的軍訓。活到現在,我參加過三次軍訓,現在即將迎來第四次。絲毫沒有疑問,在中國內地,沒有一所高校的學生可以免於參加軍訓。查閱歷史資料可以得知,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政治風波後,北京的一些高校臨危受命,開展了長達一年的軍訓。這還不足以說明軍訓濃重的政治色彩嗎?

回首品味暑假已逝去了的四分之三,我主要就幹了三件小事。一是未用 new 運算符而創建了對象,二是膚淺瞭解了 Apple 推出不久的 Swift 程序設計語言,為今後的 iOS 開發學習奠定了基礎,三是通過外賣配送之勞動及一些微小的生意(佔總收入 10% 左右),賺取了計劃用以購買將於下月發佈的新一代 iPhone 的資金。如果說還有一點成就的話,就是去了諸暨、上海等地視察,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就是前面所列的三點。很慚愧,只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

通過對上學期期末考試成績的回顧性分析,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我或許能夠獲得二等獎學金。僅從成績來看,我的 GPA 排在本年級本專業的第 36 名(總計 376 名學生),穩穩處於二等獎學金的檔次。然而,評定獎學金參照的是另一套標準,學習成績僅是權重項目而已,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胡亂的加減分,其中某些加減分是由人來主觀判定的,這彷彿是這個人治社會的縮影。因此,我能不能拿獎學金,能拿多少獎學金,還是要看某些騎在學生頭上作威作福的土皇帝的臉色!

談到學習成績,就不得不說前幾日剛出來的 CET-6 成績。遺憾的是,我僅取得了 382 分。其中,聽力 130 分,閱讀 137 分, 寫作和翻譯 115 分,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掛了。不過,一想到還有一群在 CET-4 的苦海中掙扎的同學,我就釋懷了。掛了並沒有什麼恐怖,大不了 12 月再戰。

上學期接近尾聲的時候,計算機類專業分流的大幕拉開了。經過包含對前程的合理推演在內的深思熟慮和聽取專家學者的建議後,我選擇了更加正統的「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並被分到了 16092313 班(俗稱計算機科學與技術 3 班)。「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是最傳統的計算機相關專業,既不像「軟件工程」那樣缺乏對計算機系統的深入瞭解,又不像「網絡工程」那樣要跨過較高門檻才能真正成材,也不像「物聯網工程」那樣偏門、雜糅、看不到出路。我愛「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我相信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查看了一下 2017 學年的校曆,發覺明年暑假可能沒有今年的這麼長了(當然,今年的暑假也沒有去年高考完後的四個月那麼長),最後的 20 天得加倍珍惜了。就醬,開學見!

在〈新學年將至,突然詐屍〉中有 7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