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大年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9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今天是「年三十」,按照中國的傳統,今天是歡天喜地辭舊迎新的日子。上午,我還賴在床上的時候,我爹就已忙活開了,比如貼好了家門口的對聯。下午,我堂弟來我家洗澡澡,不過我沒洗,因為我一貫在晚上洗澡澡。一些迷信基於中醫那套沒有根基的荒誕理論的偽科學教條的人,返覆宣傳晚上洗澡的所謂「危害」,這很令我不齒。

隨後,我爹接我們去大伯伯家吃年夜飯,不過這個「年夜飯」略名不副實,因為開吃的時候纔下午四點,天都沒有黑,比平時的晚飯時間提前了數個小時,這或許是為了給大年三十豐富的夜生活擠出時間。在吃年夜飯前,我們還在樓下燃放了一小串鞭炮,大伯伯家的兩條寵物狗,一條中等大小的,一條小的,都被鞭炮嚇尿了,儘管中等大小的那條狗的耳朵是聾的。說來也掃興,我們本來打算放大的一捲鞭炮,都準備點火了,卻突然被我剛下樓的大伯伯火急火燎地阻止,說那捲大的要留到晚上十二點放,於是我們只好換了一串小的出來放。年夜飯菜餚豐盛,除餃子等傳統「年味」外,還有野山雞之類的山珍,大鯉魚之類的海味(鯉魚是海裡的嗎?好像不是。湊個數吧),以及各種本地特色小吃。博大精深的飲食文化的精萃在這頓年終盛宴裡完美地呈現了出來。我堂姐還買了一個大巧克力蛋糕,蛋糕倒是蠻好吃,就是鑲嵌在蛋糕表面的車厘子太差勁了,味同嚼蠟。

飯後,我步行去我外婆家轉了一圈,親切地向親戚們傳達新年的祝福,他們也熱情地招待了我。我的上小學一年級的表弟又長大了許多,而且認識了許多字,對著電腦打遊戲絲毫沒有障礙。而我的今年上初三的表妹則依舊那麼學霸,這次期末考試總分年級第六,嚇得我看了成績單後直接趴在了地上。我站在二樓的一窗口前向外凝望時發現,與我外婆家相鄰的幾幢老屋都拆除重建了,一年沒來,這個地都被政府徵光了的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變化還挺大。

晚上八點多我回到家,清點了一下今年收到的壓歲錢,發現數目還算可觀,比以往都多,達到了去年的兩倍多。今年的家家戶戶習慣上必看的春節聯歡晚會真的十分噁心,充斥著令人反胃的內容。當然,人以群分,我的QQ空間裡也是充滿了對今年春晚的罵聲,什麼「主旋律太多了」「新聞聯播延續到十二點」云云,不絕於耳,看到他們都這麼清醒我也是放心了。

晚上十一點後,煙花聲與鞭炮聲漸強,根據往年經驗,燃放煙花爆竹的高潮將在十二點前後達到,屆時滿城都將充滿刺鼻的含硫化合物與光化學煙霧的氣味。說實話,儘管我挺喜聞樂見,但這種過度燃放煙花爆竹的陋俗真的應該擯除。

chuxi1

chuxi2

chuxi3

在〈過大年〉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