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何罪之有?

爭議頗大的快播案前些天在北京海澱法院開庭審理,王欣等快播公司高管出庭受審,庭審過程在網上全程直播。而在抽空看完這場唇槍舌戰後,我感到十分震驚與憤怒。

快播案之所以能在互聯網上激起千層浪,必然有其特殊性。我看過不少刑事庭審,大部分是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檢方通常有邏輯嚴明的證據鏈證明嫌疑人有罪。而在快播案中,公訴人在法庭辯論時明顯處於劣勢,加之辯護人堅決的無罪辯護,法庭氣氛緊張而尷尬。

檢方在庭審中返覆強調,快播公司明知其產品被用戶用於傳播淫穢視頻卻放任不管,導致大量淫穢視頻在互聯網上傳播,並舉證稱在快播公司的伺服器中發現了兩萬餘段存貯的淫穢視頻。

數位被告的辯護人則一致認為,快播只是一個影音播放器,不具備傳播屬性,因其具有優越的點播功能,被少數色情網站的站長用以傳播淫穢視頻,檢方發現的色情視頻,僅僅是快播的技術中為了提昇用戶體驗而自動緩存在伺服器上的文件。快播不僅沒有提供色情內容,還一直在與網監合作努力屏蔽不良內容,不存在所謂「放任」。

庭審進行了兩天卻仍未結案,控辯雙方激烈的辯論令網友高呼精采。可以看出,法院直播庭審,是有意試探民意。

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快播「涉黃」完全是無中生有的事情。快播只是一個P2P工具,本身不會產生信息,而工具是沒有罪的,工具的製造者無法完全控制使用者的行為,就好比有人用菜刀殺了人,而菜刀是無罪的,罪責只在於使用它的人。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庭審中,公訴人一直糾結於從快播公司的伺服器中提取的兩萬餘段淫穢視頻,並僅據此一口咬定快播公司主動傳播了淫穢視頻。而對信息技術稍懂一些的人都知道,緩存文件是臨時性的,淫穢視頻的源頭是某些色情網站,而這些視頻通過快播的P2P技術會被自動暫存在快播的伺服器中,快播公司不知道用戶會點播什麼內容,也就不知道伺服器中會緩存什麼內容。

至此,快播點播的原理已經很明晰了。淫穢視頻的發佈者是某些色情網站,接受者是看淫穢視頻的網民,快播在其中不過是一種類似於仲介的角色,而且這個「仲介」是純技術、全自動的,不可能主動給用戶提供淫穢視頻。研發技術並不可恥,技術是中性的,不應被強加罪責。

換一種角度看,快播也是色情內容的受害者。色情內容的氾濫導致快播被貼上「AV專用播放器」的標籤,聲名敗壞。因此,快播也建設了一套審查系统,努力反制色情網站,避免其產品傳播不良內容。牛文舉是該審查系统的主要負責人,據他所說,快播通過人工審查,屏蔽了四千多個色情網站,受到了深圳網監部門的嘉獎。事實上,完全阻斷色情內容傳播在業內是公認的難題,快播已經是盡力而為了。

代表公權力的檢方人員,在案件所涉領域理應是專業、權威的,不能以門外漢的姿態想當然地斷章取義、強詞奪理。而在這起案件中,檢方對快播這類P2P軟件的原理缺乏基本認識,對「傳播」的定義曖昧,舉出一些經不起推敲的所謂「證據」,最終被辯護人逼入理屈詞窮之境。

馬克思主義認為,整體與局部相互區別而又相互聯繫,局部不能脫離整體。而在本案中,檢方返覆強調伺服器上發現的淫穢視頻,而伺服器幫助用戶緩存視頻是快播技術的大架構的局部,僅憑藉局部的現象認定快播這個整體在主動「傳播」淫穢色情內容是荒謬可笑的,這就是犯了脫離整體看局部的穿鑿附會的錯誤。

考驗中國司法公正性的時刻到了,在此我呼籲:擁護法制,立足事實,快播無罪,釋放涉案在押人員!

在〈快播,何罪之有?〉中有 1 則留言

  1. 本次案件,是检方捡了快播公司自己建立的国内p2p的缓存节点的漏洞,来告他传播淫秽色情,不过这个证据链都没搞好就敢告,估计是内定了结果了。看审判长虽然对检方看不下去但也没心思听被告律师团的辩护,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