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來啦

【重要提示】本作品已於 2021 年 6 月 29 日進行刪改,與原作品相比存在範圍不定的若干處不一致。這是由於原作品的公開發表可能會被監管當局認為不合適或非法。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刪改的作品可能無法完全傳達作者創作時的思想感情。

今天是2016年的元旦。元旦這個詞,蠻有意思,正常地解釋的話,元為初,旦為日出,元旦即為新年的第一次日出,後引申為新年的第一天之意。然而,在臭名昭著的《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中,「元」用以替代「圓」,「旦」用以替代「蛋」,「元旦」便有了两种解釋:一種是正常的解釋,一種是作為「圓蛋」的簡化版本。時至今日,仍有人把「元旦」和「圓蛋」聯繫起來,雖說這兩個詞之間有同音的關係,但這種莫名其妙聯繫未嘗沒有二簡字遺毒之嫌。二簡字,和一簡字一樣,是罪惡的,雖然中國政府一再強調二簡字是因為簡化得過於厲害而被廢除,但是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二簡字用的六種簡化方式和一簡字幾乎一模一样,故二簡字和一簡字「本是同根生」,何來的誰不如誰之說?反觀一簡字方案,簡化了的字數比二簡字方案多了十倍,從這種意義上來說,一簡字反倒比二簡字罪惡得多。因為簡化字的種種不合理性,早在前年,我就停用簡化字,恢復使用正體字了。希望在新的一年裡,正體字風可以吹遍中國的大江南北,使民眾用上正統的中國漢字。

今天接近中午纔起床,早餐(或稱午餐?!)後把房間好好打掃了一遍,畢竟是新的一年了。也不是我特意把垃圾留到今天再打掃,而是真的真的好髒好亂了,堆了半年的垃圾都有不少,真心不想把去年的垃圾留到今年。中國人很講究形式,譬如過傳統的年(春節)時,民間有很多的習俗與規矩,諸如第一天不能洗頭,不能哭之類的,雖然有點迷信的味道,但這種過年的形式因寄託了人們對新的一年的太多的美好的憧憬,且很多習俗與規矩早已約定而俗成了,故不需要移易,也難移難易。

下午自己出門閒蕩了一圈,傍晚一個人在西湖銀泰城的Seahood餐廳吃了海鮮大餐,晚上獨自登吳山,在山上DX上海的廣播電臺。深夜,我一個人騎車回家,坐在房間地板上拿出歷年的各地理综真題刷著玩。

2016年的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在〈2016來啦〉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