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被查錶已一週年,撰文以還原歷史真相

2013年12月16日,杭州大雪紛飛,分外寒冷,我因感冒發燒而請假在家休息。不巧,當天15時許,杭州市公安局網絡警察分局的兩名警察來訪了我家,對我進行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審問並做了筆錄。該次事件的來龍去脈如何呢?

事情要從同年9月說起。

2013年9月起,我開始癡迷於含能材料的研究,並在本站頻繁發佈含能材料,如NHN、PETN、5-ATN、NiCP、EDDN、PA、SA、NHA、RDX等的製取方法,甚至將引爆部分成品的視頻在本站分享(視頻源站爲優酷網)。常言道:「不作死就不會死。」而我在這段時間裏作的死則正好爲我12月16日遭遇現實版「查水錶」埋下了禍根。

下半年的日子過得總是特別快,轉眼間就到了冬季。不知是什麼時候,本站被不明人士舉報了。

2013年12月16日下午1時許,我母親接到了杭州市公安局網絡警察分局打來的電話,對方稱,將於當日下午三點來訪我家。我母親嚇壞了,正在上班的她立刻打電話通知了家中的我,讓我做好準備工作,而她則儘快回家。

我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爲了防止家中的大量化學試劑被警察沒收,我將試劑櫃裏幾乎所有的化學試劑裝進兩個大塑料箱裏,搬到地下一層的弱電井中藏匿。我那天不僅生病無力,還只穿了一套單薄的睡衣,搬著塑料箱在寒風刺骨的樓道裏穿行時被凍得瑟瑟發抖,現在想想,我也是蠻佩服我自己的。轉移試劑後,我的試劑櫃裏只剩下氯化鈉、硫磺等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東西了。

隨後,我馬上登錄了DirectAdmin面板,掛起網站以讓網站無法訪問。爲了防止被網警強迫當面清空網站數據,我還將網站數據在本地和百度雲上都進行了備份。我幾乎考慮到了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所以在數據安全方面一點也沒有疏忽。

做完這些準備工作,母親也回來了。我和母親便靜靜地在家等待網警的到來。

當日約3點半的時候,兩名網警到達,他們進屋後便向我們出示了警察證,好不威嚴!我母親熱情地請他們就坐,並給他們沏了茶水。兩名網警中的其中一名立即開始對我進行審問,並詳細做著筆錄,而另一名則呆呆地坐在一旁。審問我的網警從我的個人信息開始提問,並逐漸過渡到關於本站的問題,無事不問,其詳細程度非常人所能及也。甚至連本站從創辦之時到那時之間所用過的主機的提供商都要問個明白。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審問,他的筆錄已經做得密密麻麻了。他與我一起仔細核對筆錄內容並校勘後,要求我在筆錄中的各被修改處和末尾都簽上我的名字。

果不其然,兩名網警在筆錄環節結束後饒有興趣地「參觀」了我的房間,且尤愛「研究」我那個試劑櫃。我十分慶幸我在事前就把90%以上的試劑都藏匿在了地下一層的弱電井裏。不過,警察也表示:「你這些東西我收走也沒用,就不收了。」

該次事件之後,本站被迫關停整改。2014年1月31日(農曆甲午年正月初一),本站重新開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網站重開後部分內容被進行了加密處理。

下圖爲兩名網警臨走時我偷拍的其中一名網警。

wangjing

在〈距被查錶已一週年,撰文以還原歷史真相〉中有 5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